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聖女母親】28
【聖女母親】28

第二十八章



詹媛不在,而歡喜教的美人師父又讓我不能縱欲過度,都快把我憋死了!每

當我看見下午的時候,師門的男弟子為了爭奪娘親的褻衣而舉行的「拍賣大會」

,要不是顧及麵子關係,我真想上去搶奪一番了!



而娘親得到師父的囑咐,不能跟我過度的交合,否則對兩人的身體都會有損

害,而在歡喜教的齋戒月,呃,雖然我很奇怪為什麼這個以淫亂為首的邪教組織

都有齋戒月,不過娘親還是嚴格的遵守著,每個星期隻會跟我交合一次,並且在

此期間不能破戒。

好吧,這些規定都遵守了,還必須每天去跟師父報到一次,這個「報到」可

不是請安這麼簡單,每次師父都會給我一點點真氣來徹底貫通經脈,按照她的話

是要讓我好好利用這個月的時間來打好基礎。



師父早就知道我和黎冰冰的事情了,感歎之餘,她也認同黎冰冰的話,就是

我體內的武功太過不純淨,強行運功隻會爆體而忙,她現在就是要給我把兩種功

力好好融合在一起,希望可以讓它們和平共處。



每次看到師父為了跟我整理真氣累得滿頭大汗的樣子,我心裏暗暗覺得自己

這次真沒有拜錯師,就算她是為了歡喜教,起碼她現在對我還是很好的。



不過我還是會利用每次她給我運功的間隙,來收取那麼一點點利息,什麼利

息?就是摸摸她的玉腿啊,「不經意」的摸摸她的酥胸啊,「不小心」的碰到她

的聖地啊等等,雖然作為歡喜教教主,對這些騷擾幾乎是免疫,不過男女之間那

種動作還是讓我享受到莫大的快感,最可喜的是,她不會阻止我,也不會罵我。



因為在她認為,歡喜教一直都是隨心所欲,喜歡什麼就幹什麼,她甚至有言

在先,假如我有本事讓她有快感和高潮,我可以隨時和她共赴巫山,嘖嘖,這麼

誘人的條件,我又怎麼會不拼命的練功呢?



於是我就更加放肆了,幾乎每次都會很不以為然的挑逗一下師父的耳根啊

,還有摸摸她的酥胸,因為這兩個地方是很多女人的敏感帶,可惜的是,她根本

不為所動,那當然了,歡喜教的教主如果被自己的功法打敗,那她也沒有資格做

這個教主了。



如此這般過了幾天,姚清兒就回來了,這時候距離齋戒月的結束還有差不多

半個月,也就是說,就算姚清兒回來了也對我沒有任何作用,因為我現在就隻能

看,不能吃。



「痛苦啊!痛苦啊!」



每次我跟師父整理完內力,下身的肉棒就會高高舉起,挑逗不成反被她擺了

一道,好不失禮,而師父往往隻是笑罵一句「小色狼」,就會把我攆出房間,也

不管我那高高舉起的肉棒,而且她每次都會反複告訴我不要自己弄出來……



「好弟弟,你怎麼痛苦了啊?」

姚清兒走了過來,忍不住笑道,「是不是很悶啊?」



不能吃,那我摸摸過過手癮總可以吧?



我鑽在姚清兒的懷裏,一雙大手不老實的在她的敏感帶上四處遊走,「還不

是怪清兒姐姐,不肯答應做我的好娘子,讓為夫痛苦不已!」



姚清兒雖然感到尷尬,不過從身上傳來的快感可是讓她不能自已,嬌喘起來

,「別…別碰那裏…姐姐…姐姐受不了…姐姐答應你…別…姐姐什麼都答應你了…

啊…」說話間,姚清兒想不到這麼快就被我攻占了禁地了。



我嘴巴貼著她的耳朵,笑道,「清兒姐姐你說真的?」隨即放在她蜜穴的手

慢慢的按摩起來,不一會兒已經感到濕潤無比了。



姚清兒媚眼如絲,嘴裏吐氣如蘭,「嗯…姐姐答應…答應了…不要…」話音

剛落,她已經到達高潮了,如此敏感的體質,難怪又是我的胯下之臣了。



我笑了笑,收回了手,「那我們要拜堂了!我現在就去準備!」



本身已經脫力的姚清兒聽到我這話大驚,連忙拉著我的手,「不…現在不行…

我…我還沒有準備好…」



「剛剛姐姐不是答應了嗎?」我故作委屈,摟住姚清兒道,「我不管!我一

定要娶姐姐做我老婆的!」



姚清兒哭笑不得,「姐姐有說過不當你的老婆了嗎?」看到我轉嗔為喜,又

拿手敲了敲我的腦門,「小冤家,現在文采丈夫剛剛離開,姐姐現在就做你的老

婆,你說合適嗎?」說罷,姚清兒摸了摸我的頭,「姐姐答應你,等文采的心情

平複了,姐姐就…就…」



姚清兒俏臉通紅,這麼露骨的話她說不出來,於是我連忙補充道,「姐姐就

做我的壓寨夫人了!」



「什麼壓寨夫人啊!是老婆!啊…好羞人!你壞!」姚清兒大羞,被我哄騙

著把話說了出來,頓時像個小女孩兒一樣鑽進我的懷裏再不抬頭看我。



「哈哈哈哈哈!甚是甚是,是老婆!」我哈哈大笑,「姐姐你可別忘了今天

的話了!我看書去也!」



姚清兒暫時是吃不到的了,而且就算是現在吃了對我的功力也沒有什麼大的

幫助,倒不如等以後黎冰冰把我的身體滋養好了再吃這個功力深厚的處女也不遲。



剛從姚清兒的房間走出來,身後就傳來一陣香風,應該說是陰冷的香風,不

用說,肯定是梁婉君無疑。



「跟我來。」梁婉君一隻玉手搭在我的肩膀,然後一陣暈眩間,我們已經來

到了不遠處的屋頂。



我也沒說不跟你走啊,犯得著這樣拉我嗎?



形勢比人弱,何況我還是她的掛名徒弟呢,少廢話一點吧。

「不錯」,梁婉君放開我,隨即似笑非笑的說道,「現在的確不是把姚清兒

的紅丸奪取的時機,你能忍得住,真沒有讓我失望。」



「師父…。」我也想吃了姚清兒啊,您知道我忍得多麼辛苦嗎?



梁婉君像是看破了我的想法一樣,美目流轉間,檀口輕吐,「為師也知道你

的苦況,姚清兒不能動,難道,這裏還有誰是不能動的?」



我愣了一下,一雙眼睛不禁看向梁婉君那被衣服緊緊包裹著的高聳的雙峰

,渾圓的長腿,還有那結實的豐臀,不禁陷入遐想之中。



「小色鬼!」梁婉君大嗔,玉手輕敲我的額頭,心裏不由得一陣漣漪泛起

,「為師說的是張文采!」



我眼明手快,一把捉過梁婉君的玉手,細細的撫摸著,我知道她不會責罰我。



仿佛一陣電流通過,梁婉君嬌軀輕輕的顫抖了一下,隨即沒好氣的抽回手

,「人小鬼大,等你有本事把為師壓在床上那天,為師就任你品嚐吧,先說正事!」



我嘿嘿一笑,「師父,瞧您說的,以我的修為,十輩子也不能把師父吃了啊。」

看見梁婉君就要發飆,我連忙拉過她的手,這次可是沒有輕薄的成分了,「張文

采是不錯,可人家剛剛死了老公,況且她那性格,不對我胃口…。哎喲!師父好

好說話了啊,咋又動手呢!」



梁婉君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占師父便宜的時候沒看你那麼多話,現在為

師就是給你一個考驗,更何況,張文采的體質適合我們歡喜教的功法,你去把她

的身子奪了,對你的修為有幫助呢!」

「那也得人家肯啊…。您看她,恨我恨得要死,就差沒有把我殺了。」我苦

著臉又拉過梁婉君的手,不斷地占著便宜。



「沒出息的家夥!」梁婉君順勢靠在我的耳邊,輕輕說著,「有為師幫你

,你還怕什麼?」



「啊?」我不可置信的看著梁婉君,確實啊,要是她幫我,別說一個張文采

,就是一百個張文采也不是我的對手啊!



「那師父您趕緊出手把她製服了,回頭送到我的房間裏麵,嘿嘿。」說著

,我一隻賊手已經悄悄的爬到了梁婉君那結實的翹臀上,輕輕的揉搓起來。



可是梁婉君卻像是沒有任何事情發生一樣,隻是沒好氣的白了我一樣,任由

我的賊手在施為,「要是連這個張文采你都搞不定,你還是不是為師的徒弟了?

沒門!為師另外自有辦法去幫你,現在你要做的,就是給為師拿下張文采!」說

著,梁婉君拍開了我那意猶未盡的大手,幾個呼吸間,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要不是滿手的香味和空氣間彌漫的氣息,我還真沒覺得這裏曾經還有另一個

人存在過。



抬頭看了看天色,這個時候張文采應該正在指點弟子們武學,好吧,把她收

到後宮裏麵玩玩倒也是不錯,最重要的那是美人師父交代的任務。



「你這腳是怎麼回事?打開一點!沒吃飯啊?」



「這個動作不對,呼吸均勻一點,別搞得像老家夥一樣喘粗氣!」



「你的步法太淩亂了,是不是身後有人在打你?都給我整齊一點!」



「你…。」



大老遠就聽到張文采嗬斥弟子的聲音了,她的性格本來就火爆,現在這些弟

子都有點不聽她的話,更讓她火冒三丈,幾乎把他們當成是殺害端機的凶手了。



看到我過來,弟子們像是看到救星一樣,不斷向我投來求救的眼神。



你們這樣看著我也沒有用啊,人家都不待見我,沒必要賣我麵子啊好不好?



不過倒是張文采看到我來了,喊了一聲讓他們停下休息半柱香的時機,隨即

走到一邊的石椅上坐了下去。

我連忙也走到她的身邊坐了下來。



張文采的身材本來就高挑勻稱,就算是坐著也比我高一個頭,我說話也得抬

高頭看著她。

「你來有事?」張文采沒有看我,一邊看著前麵正在休息的弟子,一邊用手

帕輕輕擦拭著香汗。



我打心底的有點怕這個女人,但我知道師父肯定在附近看著,我還怕什麼!

她凶能比得過師父?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沒啥,看你應該累了,給你拿來一些水和饅頭,呃

,饅頭是清兒姐姐吩咐我帶來的。」



張文采本來不相信我,不過聽到姚清兒的名字,倒是沒有懷疑,接過我手中

的竹籃子,打開蓋,一陣清香的荷葉味道撲鼻而來。



「這?」裏麵不單有饅頭,還有我吩咐廚房做的一些南方的點心,張文采是

南方人,應該能對她的胃口。



「那個,我知道你是南方人,這些小點心,是我吩咐廚房特別為你做的,可

能…。」正說著,隻見張文采的一雙美目泛著霧氣,流轉間似有眼淚準備奪眶而

出。



「這是荷葉蒸米糕,好多年沒有吃到了,還有芙蓉三色卷,是我們家鄉的點

心」張文采輕輕的說著,淚水不斷從眼中湧出,滴在點心上麵。



「呃…。你倒是別哭啊,快試試,還熱著呢!」我一邊安慰著她,一邊摟著

她的肩膀。



不成想張文采忽然站了起來,輕喝道,「誰給你說這些事兒的?我不用你裝

好心!」隨即把點心和水都扔到了地上,帶起一陣香風飄然而去。



正在休息的弟子麵麵相覷,倒是幾個平時跟我說得上話的走了過來,笑道

,「師兄,你想要追咱們師父嗎?嘿嘿,她倒是油鹽不進,你這些,不夠看啊。」



這些東西都是我好不容易才打聽到的南方特產,誰知道張文采這麼不上道

,我沒好氣的擺了擺手,「我是想當個好人而已,好人,你們懂麼?」

幾個家夥無恥的笑著作鳥獸散。



直到用膳的時候,張文采已經恢複了往日的冷漠,不發一言的吃完自己的飯

菜便要起來回房間去,我也顧不得飯菜還沒吃完了,她前腳走,我後腳便跟上了

她。



「你跟著我做什麼?」張文采沒有看我一眼,自顧自的向前走著,眼瞅著就

要回到她的房間了。



我連忙陪著笑臉,「我真是有心要跟你和好的,我知道你是南方人,肯定喜

歡那些點心的嘛,卻不曉得原來你都不待見啊…………」



「誰不待見了?」張文采停了下來,瞪了我一眼,「那本來就是我家鄉的點

心,我怎麼可能不待見?隻是我討厭你這種做作的行為!」



說完便又快步向前走著。



「喂,你先別走啊!喂!」我快步跟著,卻不成想她越走越快,很快便把我

甩開了。



我沒好氣的跺著腳,媽的有什麼了不起的,還不是一個寡婦?



這時候,梁婉君又無聲無息的來到我的身邊,一邊笑一邊揶揄,「沒用的家

夥,一個死了老公的寡婦都搞得一塌糊塗,真不知道當時你是怎麼擺平你娘的!

這個給你。」



梁婉君說著,往我的手中塞了一個物事,我心中一凜,難道是傳說中能讓石

女變淫婦的春潮散?



仿佛能知道我的想法,梁婉君白了我一眼,「這是本教的忘情散,你想辦法

讓她吃下去,七天內她就會慢慢忘記以前的感情和仇恨,你趁這段時間把你的思

想灌輸到她的腦袋裏麵,明白嗎?」

那豈不是我讓她變成一條母狗她都願意了?



我不懷好意的看著梁婉君,隻見她俏臉一紅,銀牙輕咬,「這藥對本教的人

是無效的,收起你那花花腸子!」



我嘿嘿一笑,又對梁婉君輕薄一番才施然離去。



第二天,我照樣厚著臉皮的給張文采送去點心和清水,這些都是正常的食物

,我知道現在她不相信我,不會輕易吃我送去的東西,就算是加了藥也是白搭

,我這樣的目的,是要讓她心中有了我的存在,這個印象對藥性的起效很關鍵。



姚清兒發現張文采最近好像忘性特別大,很多以前的東西都忘了,她以為是

因為張文采因為端機的死而受到的打擊太大,所以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但是卻沒

有忘記她和姚清兒之間的感情,隻是連姚清兒也說不上來她到底是忘了些什麼。



當然,姚清兒也不會愚蠢到主動去提端機的事情,畢竟那是張文采心中最痛

的一處,現在她這樣,也沒有什麼不好的。



隻是那些弟子就爽了,師父好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從以前的動輒暴跳如雷

,到現在的溫柔可親,他們是喜聞樂見啊,就連練功也是事半功倍,每個人都爭

著討好這位美人兒師父呢!

不過讓他們奇怪的是,以往並不讓師父待見的師兄,最近竟然和師父有說有

笑了,每次師父見到他,就像見到親人一樣,整個兒如同小女孩兒般向大師兄親

近著,一點都沒有了以往的冷漠和不近人情。

這都得歸功於梁婉君的那種忘情散啊,調教熟女的計劃又悄然向前邁進了一

步了,張文采還是以往的那個張文采,不過她確實是把和端機的感情忘記得一幹

二淨了,甚至連端機這個人也仿佛不認識一般。



而我,則成為了她最親近和最信任的人,這幾天我一直給她送去的點心就能

說明這一切,雖然她還有點懷疑為什麼好像忘記了一些事情,不過在我努力的灌

輸之下,她知道這是因為練功太勞累導致的,隻需要好好睡一覺,明天就會好起

來了。



當然,這睡覺也是有講究的,這種藥的藥性是每天睡覺的時候才會發作,讓

人擺脫舊有的情感和性格,而每天清晨我對她的灌輸則是第二步,可以說是讓張

文采重獲了新生,我都有點感謝梁婉君了。



不過梁婉君說了,現在還不是時機,等張文采真正失去了舊有的那一套的時

候,才是我正式成為她入幕之賓的關鍵所在,而這一切,梁婉君都在推波助瀾著

,不斷地讓張文采覺得我才是她最親近最應該信任的人。

雖然還不能吃到這塊美肉,不過現在我的房間倒也是春色一片。



「啊…。用力…。娘親要去了…。」



娘親失神的流著香津,雪白的嬌軀不斷在我的身下扭動著,仿佛要榨取著最

大的快感一般,倒也是,我們都已經禁欲一個星期了,今天是解禁日,我們哪都

沒有去,不斷地在床上瘋狂的交媾著,上演著一幕又一幕驚心動魄的活春宮。



「娘親你不要扭動得那麼淫蕩,我又要射了…。」我用力的揉搓著娘親的巨

乳,一邊低下頭去跟她吻在一起,用力的感受著這份快感。



娘親置若罔聞,渾圓結實的長腿依然緊緊的纏著我的腰間,用力的夾著,花

心不斷研磨著我的肉棒,香甜的津液不斷從頑皮的香舌渡進我的嘴裏。



「還不能…。不能射…。我還要…。」娘親說著,減慢了扭動的速度,倒是

美腿一夾,把我們倆的位置換了過來,她在上麵。



娘親一邊把手指咬在嘴裏,一邊瘋狂的挺動著自己的蛇腰,巨大的快感一波

接一波的湧上我的腦海,雪白豐滿的翹臀隨著她身軀的擺動不斷晃動著,花心像

是有吸力一般,不斷吸吮著我的肉棒。



「啊…。」娘親發出一聲失神般的叫聲,隨即無力的癱軟在我的懷裏,而我

也把一發接一發的精液射進了花心裏麵。



從子時開始,我們便一直在翻雲覆雨,已經忘了做了多少遍了,兩人不斷地

從對方身體裏麵索取著巨大的快感,好讓下一個禁欲期能好過一點。



不過娘親正值虎狼之年,每天的需求都是巨大的,沒有了我的滋養,她倒是

找了一根細木棒,每天晚上在房間裏麵解決著按耐不住的欲望,以至於她的衣服

第二天都能拍出天價,師弟們都不是傻子,愛液和尿騷味他們都能分辨得到,娘

親那些每天都沾滿愛液的貼身衣物,都能拍出超過五兩銀子的半天使用權,五兩

銀子啊,足夠一戶三口之間豐衣足食一個月了,但是在這裏隻能用半天!沒有辦

法,因為師門都是規定晚上前需要把衣物洗淨放回,所以在午時以前必須就把衣

物拿去洗,至於午時之前,他們用來做什麼都沒人管。



於是就有流言了,說是師娘因為沒有了丈夫而導致獨守空幃,寂寞難耐需要

自我解決,而這樣的結果,則是讓眾多男性弟子都對師娘的身體產生濃厚的性趣

,娘親的衣物漸漸變得有價無市,就是連洗衣服的弟子都舍不得把這些衣服拿出

來拍賣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