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要不要喝清纯婊子的爆乳母乳呢?】(01)【作者:kkmanlg】
【要不要喝清纯婊子的爆乳母乳呢?】(01)【作者:kkmanlg】
字数:18956
日文书名:清楚ビッチによる爆乳ミルクはいかがですか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清纯巨乳的秘密

  坐如芍药、站如牡丹。走路有如百合花。清纯的大和抚子。

  『竟然真的有这种女生……』

  『我好想跟她说话。』

  『白痴,你最好够格啦。』

  男生们窃窃私语。水谷优子是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高贵清纯的高岭之花。
  「唉……果然很美啊……水谷同学……」

  我也是她的支持者之一。

  很想跟她说话。

  不只说话,还想跟她出去玩、逗她笑……可以的话,让她当我的女朋友!
  每个男人都藏着这个梦想,等待机会。

  幸好,今年同班。

  要利用这个奇蹟!

  ……不过,从开学后已经过了三个月。

  「早安,新垣同学。」

  「早安,水谷同学。」

  跟平常一样的早上。

  水谷跟同学们打招呼。

  「……」

  今天……至少得要打声招呼……

  「早、早安,水谷同学。」

  「早安,秋田君。」

  班上最帅的秋田先开口了。

  我也是同班同学,好歹能说句话吧。

  可恶……被抢先了……

  「大家坐好,点名啰。」

  今天也不行啊……

  鼓起勇气的瞬间,老师进来了。

  勇气一口气消失。

  每天都是这样。

  结果也没说到话,只能旁观。

  帅哥秋田、足球社王牌今井、班上的开心果斋藤,受欢迎的男生都接连向水谷搭话。

  唉……如果我有什么特技就好了……

  这样的话,我就有自信站在清纯的大和抚子面前了。

  我没有。

  外表身高很普通。

  没有什么特技跟能力。

  我有脸站在她面前吗?

  而且我连打招呼都做不到,更别说聊天了。

  结果,只是单纯的同班同学。

  没办法……

  今天也只能旁观。

  好好欣赏,当成晚上的『配菜』。

  就这样过一天。

  一定会这样过一年吧。

  我放弃了,却突然出现一个奇蹟。

  「──那么,今天的体育课上到这里。接着由水谷……跟近藤,你们负责收拾。」

  没啥两样的下午。

  体育课结束时,老师对我说了。

  「好的。」

  「啥?我?」

  没想到会有这个机会。

  「怎样?有意见?」

  「不、没有……」

  「那换我来!」

  「别开玩笑!我来!」

  男生们纷纷抢着举手。

  那些帅哥们当然也举手。

  被他们得逞的话,我离水谷就更远了。

  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

  「我来!我就是为了整理才活着的!」

  「这、这么夸张?」

  「近藤……你的生存意义也太小了吧……」

  之后,就是我跟水谷一起收拾。

  终於能说话了。而且还是独处!

  这么想就很兴奋。

  可是……

  「这些球就是全部了吗?」

  「是、是的!水、水水水水、水谷……同学!」

  结巴了。

  我在做啥啊?

  太没用了。

  太紧张了。

  「不必那么生份喔?近藤君。」

  「啊……」

  刚刚、水谷说了我的名字……

  光是这样,就爽到能够升天三次了。

  不妙……这样晚上要打几枪,才能平静下来?可能会兴奋到早上都睡不着……

  「──有听到吗?近藤君?」

  「啥?」

  我妄想着,水谷则是一脸担心。

  漂亮黑发靠近过来。

  温柔乡气。

  水谷果然很漂亮……

  今晚不需要『配菜』了……已经有主菜了!

  「谢……谢谢!」

  回过神,就已经道谢了。

  「……咦?怎么了吗?」

  水谷歪着头。

  「抱歉!那个、这个……没事!不必在意!

  「是、是吗?」

  我全身冒汗,努力矇混。

  「然后……是要把球推回去……」

  「啊啊!」

  水谷把球都装进篮子里后,我立刻点头。

  「这个篮子我一个人推就好了!」

  「咦?不过这很重喔?」

  「我很有力气的!水、水水水……谷同学在旁边看就好了!」

  这种时候要表现优点,我挤出全身力气。

  「不过,老师说要两个人一起收拾的……」

  「没关系!」

  我用力推篮子。

  「喔喔喔!看、很轻松吧!」

  「不过……好像都没动呢……」

  「啥?」

  篮子比想像中更重,推不动。

  「我还是来帮忙好了。」

  「不、不用了!」

  「两个人一起会比较早结束喔。」

  我来不及阻止,水谷就站在我旁边。

                推──

  「啥?」

  篮子动了。

  骗人的吧?

  「你也帮忙推喔。」

  「好的……」

  结果,我们一起推了。

  「呼……」

  把体育仓库整理好。

  「这样就结束了呢。」

  「抱歉……水、水水水……同学……我实在很没用……」

  这种时候也没办法耍帅啊……

  有种挖坑给自己跳的感觉。

  乾脆把我跟篮子一起关在体育仓库里面好了……

  「没这回事喔。我一个人推不动篮子的……对了,近藤同学?」

  「怎么……?」

  「难道……你还不记得我的名字吗?」

  「没、没那回事!」

  「不过,你总是没说出我的名字呢……希望你能记清楚……」

  水谷露出有些寂寞的表情。

  不妙啊……名字说到结巴,害她出现这种表情……

  「抱歉、我太紧张了……」

  「为什么紧张呢?我们是同学喔?请你放轻松,来,说一次。」

  「啥?现在?」

  「对、说一次?」

  水谷眼神期待。

  看来得喊一次才行了……

  努力冷静。

  「那就……水、水……谷同学……」

  挤出勇气。

  「好的?」

  水谷高兴微笑。

  天使啊……用美丽笑容鼓励我的水谷,是天使啊……

  我竟然把天使当成『配菜』,真是太丢脸了。

  ……今晚控制一点,打枪2次就好了……

  「接着,只剩把门锁上了。我们走吧?」

  「嗯……」

  总之,可以对话跟问候了。还看见神圣笑容。

  这样就够了。

  「快点喔。下一堂课要开始了。」

  「是啊……咦?」

  她走向拉门时,袖子勾到旁边的记分板。

  她没发现。

  记分板会撞到她的。

  「危险!等等!」

  「……咦?」

  在记分板倒下来之前,我抓住她的袖子。

  「呀!?」

  同时把她的体育服往后拉。

  「咦……?哇哇!」

  太用力了。

  害水谷失去平衡。

  「啊。」

  我把手伸过去扶住她。

  「咦!?」

  软!

  「靠!?」

  手抓住水谷的胸部。

  喔喔喔……这、这么软的触感……这就是欧派!

  水谷之所以拥有超高人气的理由,不只是个美人而已。

  另一个理由……就是拥有全校数一数二的大胸部。

  光是摸到这么棒的胸部,我就勃起了。

  「呜……」

  我太幸福了……根本是幸运色狼……感谢你,记分板……

  我接下来的学校生活,就会被当成变态直到毕业吧。

  但是,我摸到欧派了。

  这样就够了。没有悔恨。

  「欧、欧欧欧……欧……派……」

  我忘了把手拿开,继续享受。

  啊啊……很有弹性、又暖呼呼的……

  「呀!?」

  湿……

  手掌出现湿湿的感觉。

  对了……这就是女孩子胸部的触感……

  「……嗯?湿的?」

  「呜!?」

  水谷很快拍掉我的手,遮住胸部退开。

  但因为动作太急了,胸部跟着晃来晃去,完全遮不住。

  奇怪?

  刚刚看见胸部前端,好像有些湿润痕迹。

  汗水吧?

  「啊!?呜呜……」

  注意到我的视线,这次好好遮住了。

  水谷脸红瞪着我。

  「呃……」

  眼角闪着泪光。

  哭了……怎么办……

  总之,先道歉。

  只能下跪道歉了。

  「抱歉……」

  「看到了吧!?」

  「……啥?」

  我跪下来道歉,水谷语气很强硬。

  「我在问你看到了对吧!?」

  「啥?」

  我是看到胸部没错。一直看。

  不过,有比看到胸部更爽的事情……

  「看、看到了对吗!看到了吧!」

  「啥?是没错啦……」

  「啊啊!好丢脸!」

  「啥?」

  水谷泪眼汪汪跑走了。

  「我是想说摸到胸部,不好意思啦……」

  我碎碎念,但她肯定没听到。

  很奇怪……摸到胸部,一般来说都会生气的……怎么是看到胸部比较生气?
  「……被我看到汗水,有这么丢脸?」

  仔细想想,胸部都流汗了,胸罩线条也会跑出来吧。

  这样被我盯着看,还被我摸到胸部,当然会觉得丢脸。

  不过隔着一件T恤底下的触感,那是什么?

  应该是胸罩吧。

  这样的话,她应该不是没穿胸罩才对……

  不知道她生气的理由。

  但是,摸到就是有问题。

  「该怎么道歉……」

  水谷肯定很鄙视我了。

  无法挽回了。

  至少得道歉。

  回到教室道歉吧……

  但是,在大家面前道歉,只会引来大家围观,反而会给水谷造成困扰吧。
  如果能再有独处的机会就好,但哪会这么刚好?

  这样下去,肯定会出现谣言的。

  那我就没办法自清了。

  「结果道歉也没用……哈哈……我的高中生活结束了……」

  想想未来忧郁的高中生活,就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嗯?」

  突然闻到一股香味。

  以为是水谷身上的香味,但有些不同。

  而且,是挥之不去的气味。

  「怎么……?」

  闻闻看周围。

  原因却很意外。

  「……味道在我的手上?」

  气味从我身上飘出来。

  接着……会被怎样痛骂?

  犯罪就该受罚。

  反正无法挽救了,做好觉悟回去教室。

  「……?」

  可是回到教室时,气氛跟平常一样。

  朋友们过来搭话。

  「你很慢啊?」

  「可以跟水谷同学一起整理,真好啊……我也想要这种机会!」

  「怎么?你进入了贤者模式?」

  「不、不是……」

  还是一样说些蠢话。

  看不出对我的非议。

  「然后,我的前男友呢~」

  「真的?那间蛋糕店倒了?」

  「……」

  看看周围女生们聊天的样子,也很正常。

  我还以为会被女生痛骂,被男生痛揍一顿的……

  怎么回事?

  看看水谷的样子。

  「……呜!?」

  瞬间,对上视线。

  她立刻转头。

  难道……没说出去……?

  想想,应该没错。

  「哈哈……」

  放松下来了。

  高中生活总算不必画下句点。

  但还是不晓得。

  就算今天水谷觉得很丢脸没说,但过个几天可能就会告诉朋友了。

  这样的话,我……

  「……你是怎样啊?从刚刚就一直傻笑……?」

  「跟水谷同学整理仓库,真有这么高兴?」

  其他人并不知道我的想法,随便说说。

  之后几日。

  我担心的状况没有发生。

  什么时候会出包?

  每天担心到睡不好。

  但女生还是一样没有骂我,男生们也没有揍人。

  或许水谷一直都没说吧。

  最近,很常跟水谷对上视线。

  以为她肯定会说出去。

  被骂也好。

  总之想要道歉。

  我试着跟水谷搭话。

  「那个……水谷同学……」

  「呜!?我、我有事情……」

  上学时间搭话,不行。

  「水谷同──」

  「啊!我刚好想到有东西忘了……」

  放学后找机会搭话,不行。

  水谷在躲我。

  却又不时偷瞄我。

  很像是对我有戒心。

  果然被讨厌了……

  「唉……」

  被喜欢的女生讨厌,这么难受啊……

  今天也没有解开误会,只好回家。

  就算回家打枪,也感觉不爽。

  该怎么办……?

  「那个、很抱歉……」

  我烦恼走着,突然听到声音。

  「……啥?」

  有印象的声音。

  肯定是她的声音。

  「水、水谷同学!」

  瞬间,还以为看到幻影了,但应该不是。

  「近藤君……」

  真正的水谷。

  「为、为什么?」

  「……听说你上下学会经过……就在这里等了。」

  「这样啊……」

  躲避我的水谷,对我说话了。

  光这样就让人心跳加速。

  同时有话想说。

  「我想对水谷同学道歉!那个时候……」

  「是那样没错……我也……有话想说……」

  「啥?」

  还以为会被骂,但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害羞。

  「那个……谢谢你帮我保密!」

  「啥?」

  明明是我该道歉的,却是水谷低头。

  「那个时候的事……你没告诉其他人呢……」

  「这个……应该是我要问的……」

  「咦?但你不是帮我保密了吗?关於我的体质……」

  「体质……」

  「就是说……我、我有母乳体质!」

  「……啊……」

  这句话,让我解开当时的疑问。

  对了……当时沾到手掌的东西并不是汗水,而是母乳……

  原本我还在妄想。

  但怎么可能有这种二次元的体质?所以想想就算了。

  但水谷表现得这么害羞,似乎是真的。

  「然后……可以的话,之后也请你不要说出去……当然,我也不会把胸部被摸到的事情说出去……」

  「这样啊……」

  胸部被摸到的这件事,还记得很清楚啊……

  原本希望能获得原谅,但似乎不是如此。

  反而是我抓住了把柄。

  我说出去,她就毁了。

  可以用来威胁。

  可是,我怎么可能说出去?

  应该说,我没那个胆子炫耀。

  「……我一直想为了摸到你胸部的事情道歉……真的很抱歉!」

  「咦?等、等等!?」

  我直接下跪。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但你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的话,揍我一顿也可以。」
  「这种事……」

  「不过,我以后也绝对不会泄漏关於水谷同学体质的秘密。虽然不知道你是否愿意相信……但请你相信了!求求你!」

  额头贴在地上。

  「呜呜……先、先把头抬起来吧。」

  「不,直到你相信之前,我都不会抬头。想踢我消气也可以!」

  「我、我知道了,我相信你!所以别再说这种话了!」

  水谷连忙把我拉起来。

  「这、这里不太好说话呢……」

  「是啊……」

  仔细想想,下跪也得找个掩人耳目的地方。

  「……要不要去公园?」

  「嗯……」

  总之,先去附近的公园。

  「真是……在那种地方下跪……那样道歉很卑鄙喔。」

  「是啊……抱歉……」

  「不过,我也感觉到你是很认真在道歉了……所以我原谅你。」

  水谷这么说后,温柔伸出右手。

  「握手当作证明。」

  「谢谢……」

  我高兴到哭了,跟她第一次握手。

  太好了……终於道歉了……

  「不过,听到我的体质……你不惊讶吗?」

  「惊讶是惊讶啦……不过,这种事在A漫很常见……」

  「咦咦?我没有怀孕却出现母乳喔?绝对……很奇怪吧?我觉得很奇怪喔……?」

  水谷战战兢兢问着。

  她肯定很烦恼吧……

  「……你应该觉得跟平常人不一样,会被讨厌吧……」

  「果、果然……」

  「但是,你大可以放心!我喜欢这种胸部!」

  「……咦?」

  「因为我是个巨乳星人啊!而且还是母乳控!一开始想说水谷会不会有这种体质,我超兴奋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这么大的巨乳跟母乳,神明同时给了你两种恩惠,你大可以抬头挺胸啊!」

  「啊……是、是这样吗……?」

  没错!被讨厌了。

  这样就好。

  我不会奢求恋爱。

  所以我要开导她。

  希望尽可能减轻她的烦恼。

  「男性基本上都是巨乳星人啦,就算有母乳也不会怎样。应该说大家更喜欢有母乳的胸部!至少我很喜欢。而且──」

  「近藤君!」

  抓!

  水谷突然握住我的手。

  喔喔……我说得太过火了?对水谷的刺激太强了?

  「可以……跟我做爱吗?」

  「……?」

  我刚刚听到什么了?

  「……近藤君?」

  「抱歉,我没听清楚。可以再说一次吗?」

  「好的。我是在问……可以跟我做爱吗?」

  「……」

  嗯……我肯定在做白日梦吧……

  梦。这肯定是梦。

  最近一直睡不着,今天因为太高兴了,才出现妄想吧……

  不过……这么难得的美梦,要看到最后!

  「可以啊……来、来做爱吧!」

  我趁势说了。

  反正是作梦。

  如果是在现实说出来,肯定会被警察抓走吧。

  对吧?

  我的青春哪有这么爽对吧?

  「好的?那么……去我家吧。」

  「啥?」

  奇怪?你不打110吗?

  「……可以再说一次吗?」

  「就是说,去我家吧?」

  「好……」

  听见这句话的瞬间,反而冷静下来。

  水谷的家?真的假的?

  「快点,走这边喔。」

  「好……」

  我半信半疑,跟在水谷后面。

  「请进。」

  「打扰了……」

  房间扫得很乾净,还贴了壁纸,放了布偶。

  跟印象一模一样的女生房间。

  我当然是第一次看到。

  「难道……你在紧张吗?」

  「嗯……」

  这么香、这么漂亮的房间,让我很惶恐。

  而且还要做爱。

  怎么可能不紧张?

  心跳加速。

  这么可爱的女生,对我这种平凡人……

  「那个……为、为什么要找我做爱?」

  女生会说做爱这种话吗?

  我战战兢兢询问。

  「……因为我觉得你很善良。」

  「啥?」

  水谷微笑。

  「因为……你知道我有那么怪的体质,以为你会跟别人说的……不过,你一直保密呢。」

  「是没错啦……」

  当然我有些想说,但没那种胆子。

  没那个胆去炫耀。

  而且对方还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而且……我原本就对性方面很有兴趣了。」

  「啥!?」

  清纯可爱的少女,竟然说出这种话?

  「嗯……我也是女孩子喔?当然也有性欲。」

  「性、性欲?」

  水谷会有性欲?

  「对的,有很多妄想……对男生的身体也很有兴趣?」

  「啥……」

  这跟水谷给人的印象差距也太大了。

  「不过,因为我是没有母乳,却分泌出母乳的体质……这让我很自卑,没有自信跟男生交往……男生知道的话应该会讨厌我……」

  嘛,一般人都会吓到啦。

  「不过,你知道我有母乳体质后,却完全不讨厌……应该说表情变得很好色……」

  「啥!?」

  水谷伸手抱着我。

  「如果是你,应该就可以了吧……所以我们来做爱吧?」

  水谷高兴说着,身体贴得更紧。

  「哈啊啊……终於能像这样摸男生了……」

  纤细手指摸了我的肩膀,手指点了胸口。

  脸蛋贴得很近。

  果然好香啊……

  「呵呵……哈啊……哈啊……?」

  「水谷……同学?」

  总觉得她喘气的模样好怪……

  「啊啊……不行……忍不下去了!」

  「啥?」

  身体朝我靠过来。

  应该说把我推倒了!?

  「嘿?」

  「啥?」

  就这样把我压在床上。

  「呵呵……呵呵……哈啊啊……这是做梦都会看见的上床呢。?」

  「上床!?」

  水谷跨在我身上高兴说着,眼睛张得很开。

  看起来很兴奋。

  突然变得这么肉食性。

  难道……这才是水谷的真面目?

  「先……先冷静吧?」

  「不行……这种状况怎么可能冷静呢?……嗯嗯、哈啊、哈啊啊……想到终於可以这样摸男生,我就……嗯啊啊啊!」

  「你、你就?」

  虽然被压在床上,但差点就忘了,上面有两颗大胸部。

  紧紧压了过来,女孩子的柔软弹性超棒。

  胸部前端传来某种湿润温暖的感觉。

  「啥?母乳已经出来了!?」

  「嗯嗯……是的……哈啊、哈啊啊……心跳加速的时候……会流出很多……嗯嗯……停不下来喔……啊啊、嗯嗯嗯!」

  兴奋推倒我的缘故,让水谷流出一堆母乳的样子。

  「嗯嗯……可、可以了吧?可以开始了对吗?对吗!?嗯嗯嗯!啾!」
  「啥!?」

  她嘴唇直接贴上来。

  「啾……嗯嗯……啾、啾……」

  这是……打啵!?初吻!

  「啾嗯嗯……嗯、啾噗……」

  像是在确认我嘴唇的触感,水谷亲得很用力。

  嘴唇很软又甜甜的,让我爽到脑袋跟着融化。

  「嗯、哈啊啊……啾姆、嗯嗯……」

  不时传出的呻吟声,让我更兴奋。

  「嗯嗯……哈啊啊……亲吻竟然会这么舒服……嗯嗯……总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哈嗯……」

  「嗯……」

  「呵呵……其实我也是第一次亲吻喔……」

  「啥?水谷同学的初吻?……我也是。」

  「啊……那么,彼此都是初吻喔?呵呵……好像赚到了呢……嗯嗯、啾……」
  「嗯……」

  赚到的人是我吧。

  这么想后,我也亲回去。

  「哈嗯嗯……嗯嗯、啾姆、嗯嗯……啾噗……哈啊……你也兴奋了呢……呵呵……想要更进一步呢……」

  「啥?」

  水谷脱掉我的衣服。

  「嗯嗯……这就是男生的胸膛……很硬呢,感觉很可靠……」

  「没这回事吧?其他人应该比我更壮……我也想看看你的。」

  「啊……好、好的……」

  水谷脸红脱掉衬衫,露出可爱胸罩。

  「喔喔喔!」

  胸罩……第一次看见胸罩!这块布料的里面……就是真正的胸部了!

  兴奋到一直盯着看。

  「呜呜……这、这样盯着看让我很丢脸……」

  「啊……抱歉……因为太漂亮了,而且又是巨乳……啥?」

  仔细看看胸罩,有些水渍。

  对了……母乳已经流出来了……

  「嗯……那、那个……帮、帮我脱掉胸罩……总觉得好热……」

  「啥?好啊……这该怎么脱……」

  我当然是第一次帮忙脱胸罩。

  总之,先从背后的釦子……

  「嗯……这是前扣式的……从这里脱就可以了。」

  她自己解开胸罩前面的扣子。

  「喔喔!」

  胸罩掉下来的瞬间,大胸部立刻弹了出来。

  「欧、欧欧欧……欧派……」

  光是身体稍微动一下,巨乳就晃个不停,而且看起来超软的。

  到底吃了什么,才能长出这种巨乳?真大啊。视线移不开了。

  「嗯嗯……你喜欢胸部对吗?……看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当然喜欢……但这对巨乳美到超乎想像……

  第一次看见水谷的乳房,太有冲击性了。

  还有类似牛奶的香甜味。

  这个香味的来源……

  「啊……」

  从雪白肌肤前端凸出来的乳头。

  那里流出一些白色液体。

  「嗯……想摸摸看吗?」

  「废话!」

  「啊呜!?回、回答毫不犹豫呢……」

  因为我是个胸部星人……不对,是个正常男人都想摸摸看吧!

  「那么……我开动了。」

  「嗯嗯……啊啊啊!」

  终於摸到那对性感大奶了!

  「喔喔……」

  好软……

  没有其他东西能够形容,温柔包覆手指。

  但内部却有着抵抗感,适度弹性把手指推回来。

  而且,肌肤贴住手指的感觉是怎样?

  鲜嫩细滑的触感,让我双手捏个不停。

  「呜呜、啊嗯……你摸得好色……啊啊嗯……」

  「不行?」

  「嗯……不会……应该说、这样摸我比较喜欢……哈啊啊、嗯嗯?」

  她笑得很高兴,我继续揉。

  「嗯咕、嗯嗯……呀嗯……」

  用力握住乳房,水谷害羞了。

  她自己也很清楚。

  乳头流出大量母乳,一滴滴流出来……

  「真、真的有……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母乳……普通人除了当婴儿的时候,不会有这种经验吧……」

  「嗯嗯、哈嗯嗯……果然是那样吗?……嗯嗯……讨厌我这种体质对吧……嗯嗯……」

  「哪会啊。我反而很感谢……挤奶竟然会这么兴奋。」

  「咦……?啊、哈嗯嗯!」

  想要看清楚水谷被挤奶的害羞表情,我反过来骑在她身上。

  「嗯嗯、嗯啊啊……嗯嗯……这样被你骑在身上……越来越兴奋、母乳更多了……啊呜、嗯嗯……」

  「真的好多。你自己挤也有?」

  「是的……嗯嗯……用力揉就会流出来了……哈啊……还有突然被碰到的时候也会……嗯嗯……」

  「所以在体育仓库才那种反应啊?」

  「还有就是感到兴奋……会比平常流出更多。感觉色色的时候……啊嗯嗯」
  「那就流更多吧。」

  用力揉。

  「啊呜、嗯嗯? 嗯啊啊……感觉好好……嗯、嗯嗯……比自己摸的时候更舒服……母乳流出来了……啊啊嗯……说了很不得体的话呢……」

  「你有自慰过吗?」

  「嗯嗯……是的……有自慰过喔……嗯嗯……」

  毫不犹豫回答。

  ……听到女孩子说自慰两个字,还挺色的……

  「多少次?」

  「嗯……大概1、2次喔……? 哈啊、啊嗯?」

  爱抚胸部,似乎让水谷更投入了。

  不停说些自爆的话。

  「一周两次啊……我也差不多……」

  「不、不是……是每天1、2次……」

  「啥!?」

  这也太夸张了。

  跟平常的清纯气质也差太多了吧?

  「嗯嗯……很、很奇怪吗?你不会这样吗?嗯……」

  「嘛……偶而会那样……但也不是每天……但一天会打个2、3次手枪……」
  不过要看是什么配菜啦。

  如果是看见水谷穿泳装的当天晚上,肯定会很兴奋……如果看见水谷的小裤裤,就足以当作一个礼拜份的配菜了。

  ……这种事我当然不敢在本人的面前说出口。

  「哇哇……嗯……想到你也会做这种事,我就觉得好害羞……」

  「应该是我比较丢脸才对吧?」

  该说水谷意外好色?或者该说意外她也有这么普通一面?

  不过都很可爱。

  「不、不过……既然水谷那么色的话……那、那边当然也会自摸对吧?」
  我隔着裙子一直看。

  视线从胸部转移过去。

  「嗯……难道……你是指小穴吗?」

  「小穴!?」

  水谷说得这么直接,反而让我不好意思。

  「嗯嗯……你想摸的话……无妨喔?嗯嗯……因为接下来就是做爱了……」
  而且说完之后,还若无其事张开大腿。

  嗯……就算对性方面再怎么好奇,会有女生这么主动吗?

  清纯的水谷变成这种德性,让我感觉很複杂。

  「是、是啊……听说做爱之前必须仔细爱抚……你、你真的是第一次吧?」
  「嗯……对喔……嗯嗯……为什么要再问一次呢?」

  「不……这么重要的第一次,给我真的好吗?」

  这是梦。白日梦。

  再次从头想想,有很多可以吐槽的地方……但还是慎重一点比较好吧。
  第一次对女生来说,肯定是很重要的……

  「我并没有多么重视贞操喔……如果是你的话,就可以了……」

  「好随便!」

  第一次很重要……只有我这么想的样子。

  不,等等……既然进展得这么快,难道……

  「难道……水谷喜欢我吗?」

  「没有。只是觉得你很温柔。」

  「也是啦……」

  乾脆否定。

  是啊……反正我只是炮友吧……只要是温柔的人,谁都可以……水谷本人都说清楚了……算了,能干她就值得了。

  把所有顾虑放在一旁,只要顾着发泄性欲就好了。

  「我摸了……」

  「啊嗯……好的……嗯、嗯嗯!」

  手摸进裙子里面,享受小裤裤的滑顺触感。

  「啊、啊啊啊!嗯……那、那里……嗯嗯!」

  隔着内裤摸,指尖碰到热热的凹陷处。

  「摸这里很爽吧?」

  隔着内部,挤压柔软私处。

  「嗯啊、是的? 嗯嗯!哈啊、嗯……自己虽然也很常摸……果然、让其他人摸的感觉就是不同……嗯啊啊啊!哈呜呜呜……感觉好好……」

  指尖被弄湿了。

  「湿了?」

  「啊呜……是的……这、这样下去好难受……哈嗯……而且已经湿透了……请帮我脱下来……」

  「当然!」

  为了摆脱脱胸罩的汙名,我立刻把水谷的小裤裤拉掉。

  「嗯嗯……啊呜……」

  「都牵丝了……」

  小裤裤跟刚刚摸到的私处之间,牵着透明细丝。

  细丝的最前端,就是女孩子的小穴。

  「喔喔喔……这就是水谷同学的……」

  「嗯嗯……是的……小穴喔……啊嗯……」

  她像是要让我看得更清楚,腿张得更开。

  ……吞口水……

  下意识吞了口水。

  A片根本比不上。

  红色的大阴唇有些膨胀,成熟张开的裂缝,里面闪烁着粉红色的湿润光芒。
  「这些水分是爱液吧……」

  「是的……嗯嗯……胸部刚刚一直被摸、感觉这里又热又疼……哈啊……哈啊……请你摸吧……」

  「嗯……那就……」

  手指摸过去。

  「呼啊啊、咕呜……」

  好软……

  没想到小穴会这么软。

  跟自己完全不同。

  跟胸部也完全不同的地方,如果摸得太用力就会受伤吧。

  「啊呼、嗯嗯……嗯……小穴被我以外的人摸到……啊呜、嗯嗯……」
  水谷闭紧眼睛,缩起身体。

  「会痛吗?」

  「不会、不是那样……嗯咕、哈啊啊……比我想像中还舒服……啊嗯嗯……重要的地方被摸到、竟然这么有感觉呢……哈啊啊!哈啊、嗯嗯……」

  「这样啊……」

  应该是很爽吧。

  手指慢慢往裂缝的中心点摸进去。

  「嗯嗯!呜呜……进来里面了……啊啊!」

  手指抠着淫肉。

  「手指被吸进去了……」

  「啊呜、哈啊啊……啊啊嗯!」

  爽到连灵魂都会被勾走。

  很想继续摸。

  里面流出更多爱液。

  手指简直变成敏感带了,阴道触感让我非常兴奋。

  忍不住了!

  「水谷同学……我要插进去了!」

  「咦?啊……嗯嗯!」

  我掏出肉棒,抵着阴道口。

  「哈嗯……好烫……难道是肉棒贴住了吗?」

  「我要插了!」

  「啊嗯嗯……好、好的……请插……」

  忍耐不住冲动,腰部用力。

  「咕呜呜呜!哈咕……嗯啊啊啊!?」

  龟头撬开淫肉。

  刚刚用指尖打开的阴道口,又立刻闭上夹住肉棒。

  「呀!?啊……嗯嗯嗯!」

  肉棒继续往前插,碰到处女膜。

  「好、好痛……嗯嗯!啊啊!」

  她痛到表情扭曲。

  眼角闪着泪光。

  但是,我哪有可能停下来!

  「忍耐一下……」

  「咕!?咿、啊啊啊啊啊啊!」

  一口气捅破处女膜,整根塞进去。

  「嗯、呜呜呜……哈啊啊……哈啊、哈啊……」

  整根都插进去了。

  「好爽……」

  至今没人享受过的阴道,把我整根肉棒夹住。

  火热蠕动的感觉,有种插入的充实感。

  「水谷同学……感觉怎样?还是很痛?」

  「呜呜……身体麻掉了、不太清楚……嗯嗯……不过并非无法忍耐的程度……嗯嗯……」

  「好爽……我要开始动了!」

  「咦!?啊啊!?嗯嗯嗯嗯!」

  水谷很痛吧……

  「啊呜、嗯嗯!哈啊、嗯嗯……嗯嗯!」

  「很痛吧……但我停不下来。」

  水谷表情扭曲,用力握着我的手。

  应该慢慢动……

  虽然这么想,抽插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啊啊、哈嗯嗯!又粗又大的东西……在我的里面进出……哈啊啊啊!感觉被拉出去了……嗯啊啊!」

  因为阴道太紧了,才会感觉被肉棒拉扯出去吧。

  但爱液的量慢慢增加,帮忙润滑。

  「啊呜、咕嗯嗯……虽、虽然不是说非常痛……嗯嗯……但还是好难受……嗯嗯……」

  水谷这么说,却努力接受肉棒。

  「嗯嗯……呜呜……啊啊!」

  明明很痛,却主动把腰部贴过来。

  「里、里面都被撑开了……感觉好怪……啊啊、嗯嗯……不、不过觉得从肚子里开始发热了……啊啊啊!」

  水谷似乎慢慢失去力气。

  「很爽?」

  「啊啊嗯……我不知道……不过、感觉跟平常不同……嗯啊啊啊!」

  痛楚表情渐渐缓和了。

  「哈啊、哈啊啊……感觉整个思考都麻掉了……嗯嗯!?」

  「啥!?」

  但是,阴道却夹得更紧。

  快感让我很想射精。

  「忍不住了!」

  「咦!?呜呜!?啊啊啊!」

  我更用力抽插。

  「啊啊、嗯咕!好、好激烈……请、请你慢一些……啊啊!」

  「停不下来啊。」

  「啊咕、呼啊啊啊!」

  水谷才刚稍微习惯,却被我用力抽插,表情又乱掉了。

  不过,我忍不住了。

  「快射了……」

  得快点拔出来……

  「嗯嗯……」

  水谷泪眼汪汪看我。

  「啥!?」

  水谷突然用双脚夹住我的腰。

  意料之外的举动,让我失去专注。

  「啊啊、嗯嗯……嗯啊啊啊!」

  这是……要求中出的意思!?

  「射了!」

  「咿!?呜呜、呀啊啊啊啊啊!」

  拔不出来,直接在水谷的阴道内部炸开。

  「啊啊、哈啊啊啊!啊啊……射了好多……热热的在里面……嗯嗯!」
  「咕……」

  爽到无法思考了。

  「嗯嗯……哈啊啊……好、好棒……嗯嗯、哈啊啊……这就是中出……啊啊……」

  水谷喘气,双脚到了最后也不放开,接受射精。

  「抱歉……射在里面了……」

  「是、是这样吗……?」

  「没错……」

  水谷却是很坦然,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让我中出。

  应该说,她没有想过中出以外的选项吧。

  等到高潮平息下来,水谷的双脚才松开。

  精液流出一堆,处女鲜血也从阴道口流出来。

  我得到水谷的处女了……

  「嗯……应该、不会有事……哈啊、嗯嗯……你不必在意喔……」

  她倒是很冷静。

  「不必在意……都中出了耶……」

  「是我想被中出的……呵呵……而且,最后被我的脚缠住,才拔不出去的吧?嗯嗯……这就不是你的错喔……」

  她温柔微笑。

  「……还会痛吧?应该很难受吧?」

  仔细想想刚刚的经过,让我很有罪恶感。

  「……还是会痛……不过这个经验很棒……谢谢你……啾……」

  「嗯……」

  不过,水谷亲了过来,减轻了罪恶感。

  不过……虽然说水谷只是对性方面很有兴趣,才想被我干,但我的表现也太烂了……

  罪恶感转换为不安。

  「那个……水谷同学……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嗯……怎么了吗?」

  她直接看我。

  既然没有当面否定……应该还有机会吧。

              那我当然要──

  「……之后,也能继续做爱吗?」

  「嗯……对呢……」

  她慢慢闭起眼睛。

  「……那么,我可以称呼你为驱同学吗?」

  「这是……」

  「因为我们有了特别关系。还称呼姓氏就很生份喔。」

  水谷微笑。

  太好了!就是说我跟水谷……

  「呃……所以我们算是交往了吧?」

  「是呢……」

  太好了!我终於变成现充了!

  未来一片光明。

  不是作梦!

  「之后我们也要继续肉体交往喔?」

  「啥……?」

  「你想做对吗?我也还想做呢?」

  水谷笑得很开心。

  「这样啊……」

  所以……我们就只是单纯的炮友……

  光明瞬间褪色。

  算是……一场美梦吗?不过……算是很爽的春梦……

  「不行吗……?」

  「……水谷同学愿意的话就好……」

  总之,不是被讨厌。

  只要能干她就好。

  希望也就不会消失。

  只要继续干下去,往后或许能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吧。

  「那么,请你称呼我为优子。」

  「嗯……优子……」

  「好的?」

  水谷很开心。

  很美丽的笑容。

  所以……我就照优子的期望,我们成为炮友的关系。

  不过,平常的生活没有多少改变。

  在学校的时候,跟以前一样,维持同班同学的关系。

  基本,我还是一样远远看着。

  不同的地方,是偶尔会有几句问候。

  对我来说,这点变化就很大了。

  毕竟,我也没胆量,炫耀说我已经干了水谷。

  比较少人的早上跟放学后。

  只有独处的时候,才会说一些话。

  真的只有这样。

  基本上是靠通讯软体偷偷对话的。

  「早安,水谷同学。」

  「早安,新谷同学。」

  优子在学校的时候,一样是个楚楚可怜的美少女。

  她本身表现出来的态度,也没有改变。

  除了问候跟通讯之外,日子一成不变。

  过了好几天,那场初体验只是做梦吧?连我自己都怀疑了。

  『──明天放学后、有空吗?』

  终於,优子传来联络。

  果然不是做梦啊……

  「哇哇? 这就是男孩子的房间呢?」

  「不太乾净……」

  「没有这回事喔。不是打扫得很乾净吗?」

  简讯上面说想要见面,不知为何,优子说『想看看男生的房间!』。

  我当然不可能拒绝,就把她带回家里了。

  没想到会有女生到我房间的这一天啊……

  没想到有这种现实,除了惊讶之外,也很紧争。

  「……然后呢?藏在哪里呢?」

  「啥?」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A书喔?」

  「啥!」

  优子竟然会说这种话?

  「因为,男生总是满脑子黄色思考对吧?就连你平常看起来人畜无害,做爱的时候却跟野兽一样……所以当然有A书吧?对吧?」

  优子很兴奋。

  「该怎么说……」

  我当然有A书。

  但我可没这个胆,献宝给优子看。

  先想办法矇混过去吧。

  「嗯~……根据你视线的方向……啊、藏在衣柜里呢?」

  「啥!?怎么知道的!」

  优子立刻在我的衣柜里乱摸乱找。

  「哇? 果然有呢? 『淫欲班长潮湿的放学后』? 啊,这本是『成熟的爆乳JK,跪求被肉棒干』……呵呵,这么重口味的书,难怪你要隐瞒呢? 你喜欢这种书吗?」

  「啊啊!?别把标题念出来啊!」

  之后,我的珍藏通通被挖出来。

  「那我就拜读一下内容啰? 床借我躺喔。」

  「啥?」

  在我回应之前,优子就跳上床,滚来滚去。

  「嗯~~? 这就是男生的味道呢……呵呵呵。」

  「啊……」

  优子很高兴,滚来滚去。

  「哈啊啊? 感觉全身上下都是男生的味道? 在这种状态下看A书,很兴奋呢~?」

  「这样啊……」

  「呵呵呵……开始看啰。」

  优子躺在我的床上,眼睛发亮看A书。

  「啊啊啊……果然纸本就是不同呢? 啊、有洋芋片吗?」

  「我拿点心过来,等我一下。」

  「好的? 那我可以先看A片吗?」

  「拜託你住手!」

  大概就是这种对话。

  真豪放的女生……嘛,光是优子能够躺在我的床上,就很高兴了……

  然后优子把我的珍藏全部看完,还说要借回家看。

  好奇怪……这跟我想像中的女生登门拜访,差了好多啊。

  举例来说……应该是女生扭扭捏捏,小声说着『今天……要玩什么呢?』,然后卷起裙子……

  「……呐。」

  「啥?」

  「今天……什么都不做吗?」

  「啥……?」

  我的思考像是被看穿了。

  「我……等很久了呢……」

  「啥!?」

  优子慢慢下床,脸贴了过来。

  「果然……很讨厌我这种好色的女孩子吗?」

  「不……该怎么说……只是优子像个高岭之花,我不知道该怎么兴处……让、让我看胸部……不对,是我们虽然做过爱了,但实际上该怎么应对,我还不知道……但优子不想被干的话,我开口要求也会被鄙视吧?所以、呃……」

  我拼命解释。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是吗?……是这样啊……」

  可是,优子听得很仔细。

  「不过……不用这么忍耐喔……嗯……」

  「啥?」

  「嗯~~……啾?」

  优子抱上来亲。

  还是一样很积极。

  「嗯啾、嗯嗯……啾噗、嗯呼……」

  优子又亲我了……

  这个热吻,让我知道上次做爱不是在作梦。

  「啾……呐?想做的话当然可以喔……?因为……我也是……随时都很想被插呢?」

  「啥!?随时?」

  「对喔。自从做过之后就一直……心跳加速……每次看到你,就觉得身体好热。」

  「这样啊……」

  不是只有我啊……

  优子也在想一样的事情。

  这让我更兴奋了。

  「嗯……亲过之后……来……请你摸摸看……」

  优子脸红,握住我的手。

  「啥!?」

  然后摸向她的私处。

  「湿了……」

  隔着内裤,也能摸到潮湿温暖的触感。

  「嗯嗯……光是今天,内裤就湿了好几次……嗯……光是这样身体接触,就变湿了……所以。」

  她顺势脱掉小裤裤。

  「快点……给我……」

  用难受眼神看我。

  「优子!」

  我也开启开关。

  「哈啊!?啊啊嗯?」

  把优子推在床上,大把抓住晃个不停的胸部。

  「啊呜、哈嗯嗯……哈啊、咕嗯……嗯嗯……」

  光是揉奶,优子就喘气了。

  「哈啊啊……胸部被揉、好舒服……嗯……不过衣服很碍事呢……」

  「帮你脱。」

  「啊嗯嗯……啊嗯!」

  拉开衬衫,看见胸罩已经有母乳的水渍了。

  「靠……母乳已经流出来了。抱歉,我应该早点发现。」

  「嗯……不会、没关系的……嗯嗯!」

  立刻脱掉优子的胸罩,过度发育的胸部立刻弹出来。

  「哇!」

  连母乳都喷出来。

  「啊……被母乳喷到了吗?」

  「应该说……喷进嘴里了。优子的母乳是这种味道啊……」

  「咦!?啊……呀呜!」

  含住早就变硬的乳头,边揉奶边吸。

  「啾……」

  嘴里出现母乳的特别味道。

  「咕噜……」

  「嗯嗯!哈呜呜……啊啊嗯!呀……要、要喝母乳吗?呜呜……感觉好丢脸喔……啊呜呜、嗯嗯……我、我的母乳……味道会很奇怪吗?」

  「跟牛奶不太一样……不过想到这是优子的母乳,不知怎么的就是很想一直喝……」

  「啊呜!?呜呜……这、这样啊……嗯……我自己也没喝过,觉得心跳得很快……啊啊嗯!」

  优子被吸母乳,也很兴奋吧。

  「哈啊啊!哈啊、嗯嗯!」

  「咕噜……」

  我压着胸部,母乳就流更多。

  「嗯嗯、嗯嗯……哈啊、嗯嗯!感觉很丢脸……但是被人吸母乳,竟然是这么舒服呢……嗯嗯!」

  我把头埋进胸部,边揉奶边吸母乳。

  好爽……

  母乳越来越香,脑袋昏沉沉的。

  「哈啊啊……嗯嗯……胸部好热……身体也快烧起来了……不行了……我、我已经忍不下去了!」

  「啥?」

  优子突然抓住我。

  「就这样干吧?」

  「就这样……啥!?」

  不知何时,换成我被优子骑在身上。

  「那个……你有练过什么运动吗?」

  「嗯嗯……咦?钢琴、还有小提琴……」

  「没事……」

  我这个男生,一下子就被女孩子骑上来,也太难看了。

  「哈啊、哈啊啊……那么……鸡鸡要帮你掏出来喔?」

  优子喘气,脱掉我的裤子。

  「啊!」

  「哇啊啊……这就是肉棒呢……」

  「呃……之前不就看过了?」

  「咦?不过、那时很快就插进来了……」

  「啊……说得也是……」

  「而且,我还是第一次摸到……」

  纤细手指,毫不犹豫抓住肉棒。

  「啊啊啊……好烫好硬……而且抖个不停……哈啊……」

  像是在确认触感,摸来摸去。

  「优子、这个……」

  「咦?难道……会痛吗?」

  「不是……应该说太爽了……」

  跟自己打手枪完全不一样,纤细手指的触感跟动作,让我很想射精。

  「啊!唉呀? 前端流汁了……这就是前列腺液吗?」

  「是啊……」

  外表清纯的优子,竟然知道这个词……

  「哇啊啊……真的流出来了。而且黏黏的。」

  而且表情写满兴趣,用手指黏着牵丝。

  很像是AV女优的手法。

  啊啊……平常明明是个大和抚子……

  「呵呵……嗯嗯……还在流呢……?」

  「咕!?」

  这种差距让我更兴奋。

  「嗯……你好像也忍不住了呢……」

  「是啊……」

  「好的? 那就插插啰。」

  优子这么说后,抬高腰部,自己用阴道口贴着龟头。

  「呼啊啊!嗯嗯……好烫? 好怀念这个热度……啊啊……光是贴着,身体就轻飘飘的……?」

  优子很有精神,握住肉棒。

  想要自己让肉棒插入吧。

  「等、等等!」

  「咦?嗯……怎么了吗?」

  「呃……你这样服务让我很爽啦……不过,还好吗?已经不痛了?……那次你看起来很痛啊……」

  「嗯……谢谢你的关心……不过,应该没事的……你看看,我下面都湿答答了……嗯嗯!」

  优子慢慢压下腰。

  「啥?喔喔!?」

  裂缝吃掉龟头,淫肉跟着包住肉棒。

  「呼啊啊!啊啊……烫烫的鸡鸡……进来了……嗯嗯……」

  优子的里面一样很紧,夹到我会痛。

  可是,没有之前捅破处女膜的抵抗感,一下子就插进去。

  「哈啊啊……第一次的感觉还不太记得……今天要好好感受肉棒喔……啊啊嗯!」

  优子呻吟,脸带微笑,看起来真的不痛了。

  「啊啊嗯!哈啊啊……这样就全部插进来了……嗯嗯……」

  不知不觉,整根都插进去,优子腰部贴住我的鼠蹊部。

  「咕……前面好像贴到什么很烫的……」

  「嗯嗯……啊啊!就是这个、里面被鸡鸡撑开的感觉……那是我的子宫吧?嗯……第一次感觉这么清楚……」

  「那么、刚刚碰到的是……?」

  「应该是子宫口……贴得很紧呢? 哈啊啊……这样让鸡鸡整根插进来……感觉鸡鸡一直在动……啊啊!」

  优子轻轻抬高腰部,然后又坐下来。

  「嗯嗯……啊、啊嗯嗯……哈啊啊……」

  淫肉夹住肉棒,慢慢蠕动。

  「啊啊啊……嗯嗯……」

  第二次就玩骑乘位,身体没事吗?

  优子闭着眼睛,表情看不太出来。

  「没事吧?」

  「嗯嗯……是的……不会痛喔……嗯嗯……应该说很舒服……还要、还想要?」
  「……啥?」

  优子微笑说完,双脚使力。

  「啊啊!啊啊嗯!」

  腰部动作突然变大。

  「嗯、嗯啊啊啊!哈、哈啊啊嗯!嗯啊啊……好舒服……腰部自己动起来了?嗯、嗯、啊啊啊!」

  「优子……」

  发出啪啾啪啾的水声,优子大胆摆动。

  看起来完全不会痛吧。

  「啊啊啊!鸡鸡在我的里面变大了……嗯嗯!被撑开了……哈嗯嗯!」
  狭窄阴道夹得很紧,淫肉摩擦,贴得毫无缝隙。

  「嗯啊啊啊!龟头冠……在里面抖动……好像被磨着呢?哈啊、啊啊!」
  每次肉棒插到底,龟头感觉就像是被子宫口掐住似的。

  优子的腰部激烈摆动,大胸部晃来晃去,乳头滴着母乳。

  「噗!?」

  母乳喷到脸上,香味让我很兴奋。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穴里面、好热!嗯嗯!」

  「那个……我也可以动吧?」

  「嗯啊?嗯嗯……好的……请插?」

  「呼嗯……!」

  抓住优子的细腰,顶上去。

  「呀啊啊嗯!」

  那一瞬间,优子全身颤抖。

  「啊呜!?哈呜呜……啊、咕嗯……」

  但她有些皱着眉头,看不出享受的样子。

  「抱歉!会痛吗?」

  「嗯嗯……哈啊、哈嗯……说是会痛……应该说是我吓到了……嗯嗯、嗯嗯……里面好像还不能玩得太过火呢……嗯嗯……」

  「那么,我尽量不要插到底……」

  「啊嗯嗯!?啊啊嗯!」

  注意不要插到底,手按着优子的脚,轻轻摆动。

  「啊啊嗯!啊啊、这样很好……嗯嗯? 感觉好棒……啊啊、呜嗯!哈啊啊……好棒……你真聪明呢。」

  「还好吧……」

  没想到,这种时候会被人称讚。

  不过,能让优子陶醉就好了。

  「继续吧。」

  「哈啊啊嗯? 啊、好的!尽管动……尽管插我的小穴!啊啊、啊啊啊!」
  优子表情淫荡,阴道蠕动。

  「嗯、嗯嗯!呼啊、哈啊啊嗯!啊啊……鸡鸡动个不停……总觉得、脑袋轻飘飘的……啊、啊啊啊嗯!」

  优子也一起扭动腰部。

  「嗯嗯、啊啊……好棒、好棒!嗯嗯!」

  两人一起摆动腰部,当然更爽。

  「咕……」

  而且阴道夹得比之前更紧,不妙。

  「我要射了……」

  「嗯、嗯嗯……好的……想射了吗?……啊、啊啊嗯!哈啊啊……我的身体里面、好像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满出来……嗯啊啊!我也……似乎快要高潮了……嗯嗯!」

  「这样啊……」

  「哈嗯嗯!嗯啊、啊啊啊!比、比自慰的时候……感觉更好!」

  想让优子高潮。

  可是,我忍不下去了。

  「啊啊、嗯、嗯啊啊!」

  「抱歉!没办法了!」

  「咦!?」

  感觉精液冲过尿道,我连忙拔出来。

  「呜呜呜!?嗯啊啊啊啊!」

  接着射精。

  「呀啊!啊、喷、喷出来了!嗯嗯!」

  精液不只喷向优子的私处,连胸部跟脸都弄髒了。

  啊啊……我又先缴械了……

  一定认为我很没用吧,我偷偷看了优子。

  「哈啊啊……好烫……好像在喷水? 嗯嗯、啊啊……男生的味道好浓……」
  我想太多了,优子满脸陶醉看着肉棒。

  太好了……不过,女生被精液喷到,感觉应该很噁心吧。

  「把你弄髒了……我立刻擦乾净……」

  「不用、这样就好……」

  优子制止我拿着卫生纸的手。

  「嗯嗯……身上有男生的味道、感觉真好……就这样……让我陶醉一下下……」

  「这样啊……优子高兴就好……」

  「呼啊啊……这就是体外射精呢……嗯嗯……」

  「啥!?竟然连这种事都知道……」

  直到肉棒软下来之前,优子都骑在我的身上。

  「呵呵……做爱果然很舒服呢……?」

  脸上黏着精液的微笑,看起来很淫荡。之后,因为罪恶感作祟,我还是帮忙擦乾净。

  「嗯……今天也做爱了。谢谢你。」

  「我才该感谢……结果、还是没让你高潮……」

  「不过,比自慰更舒服喔?」

  「这样啊……」

  优子高兴就好吧……?

  「不过……最近、你在学校是不是有些冷漠?」

  优子表情有些悲伤,握着我的手。

  「啥?……不过,优子也不太跟我说话啊……」

  「那是……因为你说在学校的时候『跟以前一样』……不过,我不知道『跟以前一样』,是什么样的程度……抓不太准彼此的距离……对不起。」

  「这样啊……」

  优子似乎是顾虑太多,或许该由我搭话比较好。

  「我才该抱歉。我说……能不能像朋友那样来往?」

  「嗯……」

  听见我的话,优子却默默搂着我的手。

  「怎么……?」

  「……如果你想这么做的话……要不要乾脆装成我的男朋友呢?」

  「啥!?」

  我当然很想。

  「呵呵……开玩笑的。」

  「开玩笑啊……」

  结果……我还是被耍着玩啊……

  感觉有些複杂。

  「不过……如果让你心里有什么疙瘩也不太好……所以……我也不是全部都开玩笑喔……」

  优子继续说。

  「所以……要公开我们的关系也无妨喔?」

  又在开玩笑啊……好像也不对……到底是怎样啊!?

  不过,如果我说真的想当男朋友,优子却拒绝的话……以后肯定连打炮的机会都不会有了。

  这么一来,跟优子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