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明器】(重写版)(28终)【作者:飞天小猪】
【明器】(重写版)(28终)【作者:飞天小猪】
字数:30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对,你没看错,集旁写了一个终字,因为这是重写版的最后一章啦,接下来就接原来的29集了,最后两集因为是正剧剧情,所以xiaozhu也不打算重写了,请各位见谅。也顺便感谢一下支持这部小说七年了的朋友们。我不容易,你们更不容易。谢谢。接下来会写一部新的中篇,如果有时间的话……

              28火车怪谈

  第二天早上一早我就醒了,还记着今天要回家的哈,别误了火车。一起身发现自己全身一丝不挂,赤条条地从被窝里显现出来,这才想起昨晚宿舍四人的翻云覆雨,虽然酒醉了但还隐约有些印象,羞赧之下不由得脸和耳根又热了起来。袁章和文海还在熟睡,韩平却早也起来了,回头看到我光着身子从床上下来,马上就迎了过来,一把从后面把我搂住。

  「嗨嗨嗨别这样,昨晚还没玩够么?」我小声地说。谁知道他就像受了鼓励,完全不理我,手自顾自地在我全身上下游走起来。「你今天就走了,好舍不得啊!」说完等我脚好不容易着地后就整个头从我腋下钻了过来,直接就含上了我的左边小葡萄。「别别别这样啊……你……你是不舍得我还是不舍得它们啊……」我有点欲迎又止,生怕吵醒他们两个,于是想要挣脱开。

  谁知道韩平变本加厉,索性走到梯子后面,直接搂着我的后腰,与我隔着梯子,吮吸起我的奶子。「都舍不得啊,明天就没有东西喝了……」「什……什么……喝……」「喝奶啊……」说完这个坏家伙大力的吸了起来,还发出滋滋的声响,感觉真的有奶水被吸出了,微微带痛的刺激让我很快陷入快感之中,双手无力地扶着床边的横杠,身体贴着梯子动弹不得,任由韩平抚弄。

  「啊」我一下没忍住叫了出来,好像被文海听见了,在床上翻了个身,我赶紧趁机松脱开来,「看看看把他们吵醒了」韩平也停了下来,我连忙跳到衣柜旁,回了回神,然后找衣服穿上。还不忘假装生气的撒个娇:「太坏了你!」两个奶子还一颤一颤的。韩平憨笑了一下,回过头继续吃他的早餐去了。

  我收拾起要带回去的衣服,小奶牛不小心从衣堆中滚落,我心里坏笑了一个,然后悄悄把它带上了,还随手装了一套很性感的内衣,就是上回跟韩平去买的其中一套,还把那个淘气的小跳蛋也带上了。回家孤单,把「自娱自乐」的小玩意带上呗,不然那股劲上来了咋办捏,哈哈。

  跟韩平道别后,我就告别校园,赶回家的火车去了。可能快过新年了,人也特别多,我幸好提前买了票有座位,还有不少人是站着的,走道基本都挤满了人。可能是昨晚折腾得还有些累,车还没开我就打起瞌睡起来。

  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大概已经开了一小会,这时突然看到有人趁着拥挤,竟然在非礼!在我旁边站着一个挺漂亮的女孩,神情非常不自然,我顺着她低垂的眼神望去,原来身后有个家伙背对着她,却用手反向抚摸着她的臀部。这女孩穿着小短裙,黑色丝袜显得十分性感,便惹来了车厢中的咸猪手!而且由于人多的关系,转身都没办法,看不清是谁,也不好意思叫喊。

  女孩见我似乎察觉了,更加不好意思起来,脸蛋通红通红的,然后开始用眼睛看着我,好像希望我帮帮她。好吧,谁叫我是讲义气的孙寒呢,机会当前就让我英雄救美一回!我一手抓着那人的手,大叫一声「色狼住手」!那人好像吓了一大跳,然后奋力挣脱我的手,灰溜溜地从后头挤了出去,弄得后面乘客一片抱怨声。因为人太多,我也没法起身再去追,连那人样子都没怎么看清。不过反正是没事了。

  那女孩对我莞尔一笑,好可爱的小酒窝,眼睛完成了两条线,还轻声地说「谢谢」。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没事没事应该的」。本以为事情就这么完了。
  谁知到了晚上,车厢人都昏睡了,我却被奇怪的感觉弄醒了。只见眼前一个人影在晃动,好像是在……扒我的裤子!「干……你干嘛……你是谁!」黑暗中我大概看出是今天白天那个色狼,我连忙想反击,可是一动才发现自己双手双脚都被绳子缚住了。我正想喊救命,对方却一个毛巾团塞进我嘴里,让我彻底没了声音。「唔唔唔」我大概猜到他是要报复,但完全没法自救。

  最神奇的是,这个人拔下我裤子之后,竟然用力拔起了我的小弟弟!!!「唔唔唔……不要……」我激动地挣扎起来:这个人是谁?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难道他知道我的秘密?正愣着,他已经将明器拔出来了!噗,我一下子变成了女身。

  然而他就像一早知道似的,一点也不觉得惊讶,而是像欣赏一般地俯下身子,利用铁路沿路的点点路灯光,将我的下体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完美,完美的胴体!你看那可爱的肉肉的小洞穴,哇哦,还有敏感的小阴蒂……」说完他竟将我的双腿高高抬起,使我整个下身在他面前暴露无遗!接着开始用舌头舔弄起我的小穴来。

  我被这突如而来的袭击惊住了,自己又完全无法动弹,也没法叫出声,对方又十分了解我,知道明器的秘密!一连串的问号在脑海中闪现,却只能默默地忍受着下体传来的莫名又直接的快感,很快我就完全沦陷,下面已经湿润得不行了。
  他在我股间舔舐了一大轮之后,将我的双腿放下,而将我的双手轻轻抬起,用一只手大力按住不让我动,另一只手慢慢掀起我的运动汗衫,一对硕大的肉球就呈现了在他的眼底。他看了之后露出一副满足而得意的神情,我一直在一个劲的摇头,虽说有些许兴奋刺激,但还是做出奋力挣扎的表情,双眼却无力地闭上似乎在享受着,嘴由于一直张着,唾液无法控制地流了出来,顺着下巴流到脖子和胸前。

  这些都在刺激着眼前的神秘男子,他与所有人都不一样,用觊觎着猎物一样的眼神在打量我摇晃的巨乳,然后开始用舌头慢慢地一下一下地舔弄着,非常有节奏。这让我实在受不了,整个上身都不由自主地向前倾,迎合着他的节奏,生怕他舔不到似的送到他的面前,腰还在不时扭动。

  「啊……竟然有奶水……」那人阴沉而又古怪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他吮吸了几下之后发现我竟然有乳汁。我此时已无力再回应什么,因为身体巨大的快感代替了说话,只顾享受着那舌头的轮番攻击,以及下体渴望着的被充满被插入的刺激。那人也大概感知到我的情绪,开始停止了玩弄一双巨乳,解开裤子释放出了「武器」。但这狡猾的人并没有急着满足我,而是继续制造着飢渴,举高我双腿用肉棒摩擦起我湿润的穴口,寂静的空气中传来滋滋的声音。

  我被他折磨得实在不行了,「好想好想要啊……」但堵着的嘴巴只能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你说什么啊?我听不见哦……」我又重复了一遍,他却也重复了一遍,让我欲火焚身却干着急。但这次他却伸手拿出了我嘴里湿透了的毛巾,让我终于喘上了一口气,都快要兴奋到窒息了。「啊?」他又引诱起我。「进……进来……好……好像要……」我被弄得已经顾不上什么羞耻不羞耻混蛋不混蛋,只赤裸裸地说出此刻的感受:「插……插我……」

  谁知这人还是不为所动,还要继续折磨我,我可再也受不了了,用被缚着的双手伸出来握住他的肉棒,从摩擦着缝隙滑向我的花心。没想到他好像一下子收到了出其不意的惊吓,大喊了一句「你……你干嘛……」正当我要被肉棒满足的时候,突然眼前一亮。

  「小伙子,你干嘛?」我的双眼仍然模糊,但逐渐清晰,眼前渐渐浮现的还是晚上睡觉前的老样子,只是天都已经亮了。旁边的乘客正在推着我,似乎在叫一个叫了很久都不醒的人。「我怎么啦?」「就一直在叫啊,好像在做噩梦,是不是?」我一下子脸红了起来,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什么都没发生,连明器都还稳当当的。

  「对对对,做了一个噩梦,睡得太深了。很奇怪。」我应对了事。

  实在是太奇怪了,那梦里的人究竟是谁,这不就是之前一直在重复的怪梦吗?为什么好久没出现了,现在又来呢?而且这次要具体得多,真实得有点可怕。太奇怪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