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云川争霸】(11)【作者:HDN先生】
【云川争霸】(11)【作者:HDN先生】
字数:799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梅开二度

  火红的天空,几片残云像是撕裂天空的大手,遮住了半边的太阳。

  宗离从沙滩上起来的时候,眼前依旧是那片红海,双手,双脚跟腱,还有脊椎骨的位置与之前一样被链子牢牢勾住,随着逐渐苏醒,撕心裂肺的疼痛开始席卷而来。抬头看过去,在海面上,那个裸体的女人依旧全身被链子和丝线紧缚着,缓缓沉下。

  宗离不顾全身筋骨的疼痛,站起来准备朝海那边迈过去。迈出第五步的时候,脊椎骨在锁链拉动的作用下几乎要被整个扯出来。宗离当即惨叫一声,汗液和眼泪一齐渗出。眼看那女人缓缓沉下,而就在此时,他竟看到那女人的左半张脸和下巴露出一片白岑岑的骨骼。

  「啊?!」

  宗离脑袋砸到了后面的墙壁上,吓了一跳。一边喘一边看着四周的样子,原来自己正坐在诊所病房里。转过脸看,一个穿着运动装和百褶裙的女孩子正靠在自己肩膀熟睡着,那女孩子不用说,当然是燕语。

  「是你吗?」宗离摸了摸燕语的下巴,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嗅了嗅她的发香。而这时,燕语也醒了。

  「啊!」燕语也是触电般颤了一下:「我怎么睡着了?我忘记大夫和我说你后背不能靠墙的。」

  「难道你刚刚一直在旁边扶着我?」

  「哼!」燕语捏了捏宗离的脸:「你就不能少睡会儿?我都快累死了!」
  「多亏有你,燕语。」

  「我不叫『燕语』!」燕语噘着嘴,显出一股少女的傲娇:「我叫『燕冉』,燕语是我在黑隼班培训时候的代号。」

  「代号,全是鸟名?」

  「是啊!我们黑隼班每届只有6 名学生,一次只毕业1 名,我是第五届,第一届的毕业生代号叫『鸥歌』。」燕冉解说着,突然问:「我忘记问你了,这地方到底是什么哪?G 市竟然会有这种诡异的城市,是在地下?我看这里好像只有夜晚没有白昼的样子。还有,你们那些个超能力是什么?」

  「伶息啊?」宗离细心地为燕冉解说了伶息和息技的定义,又连带着讲了一下永夜城的事情,随后便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没什么啊!我跟着那个拿着刀的大鲨鱼,他从一面镜子进去后,我直接跟进来了。」

  「是吗?」宗离心想:「这不科学啊……不用伶息操作门的话,进来的可能性完全没有,除非……燕冉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宗离来回打量着燕冉全身。

  「你看什么啊?」燕冉拍了宗离一巴掌:「被你弄过那么多次你还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吗?别忘了你可是我的犯人!」

  「哦?你确定你能成功?」宗离面露睿智的一笑。

  「你别乱动了!大夫说了,你的伶络被打坏了,脊椎骨伤了一点,还好不算那么严重,已经修复好了,两小时后你就可以动了。不过……」燕冉伸手去摸了摸宗离胸前的纹身:「你这个纹身究竟是什么啊?我一给他们看这个,他们就立刻接手你的手术了。」

  「这个吗?」宗离叹了口气:「不过是梅先生买我们苍穹会的旧账罢了!」
  燕冉这时候突然面带诡异的表情拖鞋上了床,并坐在了宗离面前。宗离还不知道燕冉想干什么,可就在燕冉把被子掀开的时候已经迟了。

  「别乱来!」宗离想推开她,但是燕冉已经褪下内裤骑在了自己上身。
  「嘘……我调查过了,这里隔音很好,你叫很大声也没人会知道。」燕冉贴着宗离的脸颊:「你强奸了我那么多次了,我这次不捞回一点成本的话就太亏了。」
  宗离傻眼了,没想到燕冉会在这时候报复自己,重伤未愈,身体极其虚弱,又没有力气反击她,这次百分之百要毁在燕冉手里了。

  「别紧张,小离……」燕冉温柔地捧着宗离的面孔:「告诉我一件事,我就下手留点情。」这时候燕冉已经把宗离的肉棒握在手里,对准了自己的下体,然后缓缓坐了下去。

  「嗯……」燕冉仰头轻轻呻吟着,感受着宗离那根肉棒将自己的下体缓缓填满,直到吞下最粗的那一段。

  「告诉我。」燕冉吻了一下宗离的嘴唇,然后在他耳边低声说:「告诉我,柳,幻,念,是谁?否则,我会让你精尽人亡呢!」

  「什么?」

  夜白被固定在架子上至少五个小时了,她也不知道在这段期间自己究竟高潮了多少次,而那个吸盘一样的震动棒将她的阴道内壁吸住了多少次,下身被吸得近乎麻痹。地面上是一滩滩液体,有一点黄浊,是夜白爱液与尿液的混合物。
  「哈啊……」

  夜白被「挂」在半空中的身子一点点抽搐着,她双眼翻白,被口枷撑开的嘴巴大大地张开,口水不断渗出顺着下巴流过脖子。每一次抽搐,被勒住根部的双乳就会重重地抖一下,中间那根柱子还不断有一股股液体流到地上。

  萧明轩走进房间,把夜白双腿上悬着的铁块拿下来,然后抱起她的身子将她从上面缓缓「拔」出,那根勾住夜白直肠的钩子一点点地脱离了夜白受伤的后庭。随后他把夜白抱回到了客厅,将她面朝下以趴着的姿势放在沙发上。

  夜白的屁股高高翘着,过去的几个小时已经将夜白的屁眼撑得红肿了,加上钩子的作用,夜白的直肠内壁可能已经损坏,但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破损。蜜穴里那根震动棒还在运作着,淫水不断地从里面渗出。

  萧明轩一巴掌拍在夜白的屁股上:「还有这么多水吗?哈!果然是个骚货,来,我来帮你拔出来啊!」一把握住了夜白胯下的震动棒,朝外一拔,但是却拔不出来。

  「啊啊?!」夜白感觉到自己的阴道被人用力朝外抽拔,回头看去,萧明轩正淫笑着握着自己下体的震动棒。

  「刚好吸住了吗?那我就……再加把劲儿!」

  「天呐!别……」夜白想躲开,但萧明轩已经把死死吸住夜白下体的震动棒用力拉扯住了,并且用另一只手按住了夜白的臀肉,使劲儿朝外一拔。就在「噗嗤」一声伴随着一大股淫水喷溅而出的同时,夜白被强制撑开的蜜穴里,那根震动棒被拔出了。

  「啊!哈啊……」夜白浪叫着,全身几乎直了起来,然后就瘫软地趴在了沙发上面,一小股蜜汁从夜白的下体喷出,夜白双眼半闭,香汗淋漓地颤抖着。
  「呜……被插了这么久……阴道里,麻了……后面也,好,痛……」夜白去试着动身上的绳子,捆得太久,就连四肢也麻木了。

  「是不是等不及了?别着急,骚货,我马上就能让你爽到亲妈都不认识!」萧明轩不管许多,直接亮出钢枪对准夜白刚刚被震动棒开发许久的蜜穴,龟头在四周摩擦了几下,弄湿了之后,对准夜白红肿的下体插了进去。

  「哈啊!爽!」萧明轩刚插进去一半就爽得不由自主捏住了夜白的屁股:「操!真他妈的刺激!」

  「啊!……里面,好,刺激!」夜白感觉到的快感是平时的好几倍,下体似乎由无数孢子顶着自己的阴道内壁一样,这时候萧明轩已经将一整根肉棒插进了夜白的阴道,直抵子宫。

  「哈啊哈啊!」萧明轩大呼一声,爽得差点直接射出来,但他冷静地吸了口气,蓄足了气之后,开始对准夜白的阴道连续抽插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夜白花枝乱颤,萧明轩的抽插速度快并有力,几乎每一次都要把她的子宫捅穿一样,阴道内壁的快感在抽插中越来越强。几分钟后,萧明轩就射在了夜白的子宫里。

  「擦!真他妈的爽!」萧明轩从夜白的蜜穴里拔出,没想到自己能射得这么快。待自己休息片刻后,把夜白的蜜穴轻轻拨开,然后把手指朝里面伸了进去。
  「嗯……」夜白敏感地痉挛了一下。萧明轩把手指伸进去后,在夜白的阴道内壁轻轻探索着,感觉到了一些密密麻麻凸起的颗粒状。轻轻在那些颗粒上按了一下,夜白立刻就一阵娇颤,爱液也顺势而流。

  「哈哈哈我简直是个天才!」萧明轩一边用手指在夜白胯下为她手淫着,一边笑道:「我的那东西看来用处真大啊!这么快就把你的阴道内壁改造成布满颗粒的样子了,就像反向的狼牙棒一样,是不是很有趣呢?。」说到这里的时候,萧明轩食指中指用力在夜白的阴道内壁压了一下。

  「呜啊!……」夜白浪叫着,甩出了一大片口水。阴道已经变了形了,而且敏感度比之前强了好几倍,这让夜白哭笑不得。

  「来来,我还没玩够呢!」萧明轩打开了一瓶药水,捏着夜白的下巴对准她被口枷撑开的嘴巴把一整瓶药都倒了进去。

  「呜咳……」刚被灌完药水的夜白就这样被拎了起来。

  萧明轩拿出了一瓶药,从里面拿了几粒药丸自己吃了,然后坐在沙发上,捏住夜白的腰部,把她的下体对准自己坚挺的肉棒,套了下去。

  「啊啊啊!……」夜白敏感并密密麻麻的颗粒凸起的阴道第一次被这样火速贯穿,阴道内壁每一颗凸起的颗粒都被刺激到,直顶在子宫里。夜白感觉到萧明轩的那根巨棒明显比刚刚粗大了很多,并且还在不断胀大着。接着就是一阵疯狂抽插,粗大坚硬的巨炮在夜白布满颗粒的阴道里反复抽送,夜白感觉自己似乎就是被布满颗粒的肉棒抽插着,快感一波接一波,加上之前灌入了大量的春药,简直爽得要晕过去。

  而磕了药的萧明轩也异常恐怖,双手捧住夜白的小纤腰,每一次朝自己的肉棒按下去的时候都要按住并左右转两下,简直是要把夜白的身子整个穿透。
  「哈啊啊啊!……太,太刺激了……」夜白双眼的眼神变得异常淫媚,快感一波接一波激荡着大脑,抽送中甩动着滚圆的双乳。萧明轩这时候伸出一只手捏住了夜白的一边乳房,从根部开始揉捏起来。

  「真他妈爽!我要捏爆你的奶子!」萧明轩一边撸动夜白的乳根,一边加大了抽送力道和速度。

  夜白高潮了,仰起头,微微伸出舌头呻吟着,可萧明轩的攻势一点都没有减弱,反而愈战愈勇,抽插了半天都没有要射的意思,看来刚刚他吃的药真的很恐怖。

  「啊啊啊啊啊啊!……」夜白甩动着头发,被捏住的乳房终于因为抵御不了这样粗暴的揉捏,喷出一小股乳汁来。

  三十分钟后,萧明轩终于射精了,他将夜白死死按在自己怒挺的肉棒上,硕大的龟头顶住子宫,把夜白的肚脐顶出了一个明显的凸起,随后精关大开,滚烫的精液如开闸的水柱重重冲击着夜白的子宫,射得夜白全身疯狂抖动。

  「啊……完了吗?肚子好胀……」夜白还以为结束了,可萧明轩依旧持续不断把大量精液射出也白的子宫,大约射了10秒钟才停下。

  「爽到极点了!哈啊……」萧明轩射精完后,没有把夜白放开,而是用双手去揉捏夜白的双乳。的确是太刺激了,被萧明轩用特制的震动棒插过的夜白阴道内壁发生了奇特的改造效果,里面布满了像带颗粒震动棒一样的颗粒。

  「呜啊啊……」夜白喘息着,而萧明轩的双手此时就在她的双乳来回揉捏,她自己还在高潮的余韵没有出来。没多久,夜白的一对奶子便同时被榨出了乳汁来。

  「开始第二回合吧!」萧明轩突然握住夜白的小蛮腰,将她的身子微微抬起。
  「第二回合?」夜白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再次抬起来并按了下去。

  「啊啊啊哦哦!……」

  两小时后,夜白撅着屁股趴在沙发上,刚刚两个半小时的战斗把夜白干得差点昏死过去,萧明轩此时正在浴室里洗澡。

  「趁现在,把绳子解开吧……」夜白想去碰绳子上的绳结,可下体的强制变化加上刚刚的高强度性爱让夜白很难动起来。

  「下面,子宫里……好热……伶息,能,能动吗?」夜白试图去运作伶息,而就在这时候,一股火气由子宫直传到自己全身。

  萧明轩从浴室里出来了,看到夜白此时僵直地挺着身子的样子着实吓了一跳。
  「啊啊啊啊!」夜白大嚎一声,突然一股力量朝周围四散开来,把周围的被子瓶子都碰倒了,随后夜白一用力,竟站起身把全身的绳索都撑断了。

  萧明轩吓了一跳,赶紧从旁边拿起一支注满镇定剂的注射器朝夜白跑过去。而解开口枷的夜白轻易地就掰开了他拿着针头的手,另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这……怎么可能?」萧明轩惊恐地看着夜白,发现她此时的样子与刚刚大为不同,双眼上眼皮到眼角分别多了一道向上翘起的粉红色眼线,狂傲的目光带有一丝邪恶,看起来比之前更加妖媚美艳,也更加恐怖。胸部也多了四道四散开来的粉红色纹样,周身充满着伶息的力量。

  「你叫萧明轩对吧?我应该谢谢你,陪我度过了这么快乐的时光。」夜白一边说着一边加大了捏着他脖子的力道。

  「你……竟然办到了梅开二度!」

  「是啊!这可多亏了你把我的身子搞成这样,我才能重新开通一次伶络,不然我还真就办不到呢!」夜白随手把萧明轩丢到一边的墙壁上,伴随着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萧明轩就麻袋般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真是耻辱啊!被绑了这么长时间,还被这么个渣渣强奸了。」夜白走到一面镜子前看了看自己的样子,乳头还在微微流着一丝丝乳汁,身上由于被绳子捆了太久,因此留下了很深的勒痕。

  「啊!腿上的钉子还未取出来。」夜白低下头去拔还钉在大腿内侧的订书钉,不由得娇喘起来:「啊!……」

  拔下身上的东西后,夜白冲了个澡,在房间里找能穿的衣服。但这里几乎只有情趣内衣和SM紧身衣,找了半天才在一个充气娃娃上找到一件能穿的连衣裙,上面布满紫色亮片。

  夜白穿上黑丝网袜和连衣裙,走到镜子前看了看。

  「黑猫,多谢你对我的盛情款待,我觉得我应该去找你,然后好好地报答你一下!」夜白一只手摸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不过……」夜白痉挛着,朝后退了几步坐在了马桶上:「阴道,似乎被搞坏了……」她褪下内裤,把手指伸进了自己红肿的蜜穴里,摸到了自己阴道内壁的凸起。

  「这刺激,不呜……」夜白兴奋地呻吟着,用手指在自己蜜穴里抽插起来,由于阴道里太过于敏感,因此很快就湿透了。

  「呜……」

  「你听明白了吗?不能告诉别人!」

  「呜呜呜……」燕冉哪回答得了这话,嘴巴都被药用纱布勒住了,那身运动装百褶裙被丢在地上,身上只剩下白色蕾丝内衣内裤和黑色丝袜,躺在床上双手被扣在床头用药用胶布固定住,脸上有着几点不大明显的精斑。

  宗离坐在床边捏着燕冉的下巴:「听明白没有?哦对了!你这样很难发声对吧?」宗离解开了燕冉嘴巴上的纱布。

  「呜啊!混蛋!给我解开!」燕冉用力挣扎着,没被绑住的脚朝宗离头上踢了过去。

  「嘿!会出人命的!」宗离一把抓住她的脚:「我不这么弄你迟早得把我榨成人干。」

  「哼!难怪柳幻念被你打成了植物人!」

  「我没把他打成植物人!」宗离大吼道,眼中布满血丝,看样子他似乎是真的生气了。

  燕冉呆住了,第一次看到宗离发这么大脾气,内心咯噔一下,有点害怕他会突然把自己怎么样。宗离看燕冉惊恐的样子,也知道她真的被吓到了,就安慰式地摸了摸她的额头。

  「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你可以不听他的啊!」

  「是啊!我可以毁约啊!可是,问题是……」宗离回想到了自己前几次在梦境中的场景,脊椎骨被穿了链子的样子,仍然感到有些头痛。

  「那柳幻念和这个女帝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知道,只是他告诉我一定要保护女帝,没有任何的原因,任何的理由,交代我这件事不久后他就挂了。」宗离挠了挠头。

  「那,你难道要带这女人逃一辈子?或者……」燕冉嘿嘿一笑:「你不会是像武侠小说里写的那样只剩下一年命了吧?」

  「我生命线没那么短。」宗离噗嗤笑了,解开了燕冉双手的胶带,随后恢复了凝重的神色:「原本我决定救出她后送她回云海会,这样可以保障她的安全,可是后来我发现是她在云海会的手下出卖了她,送她回云海会完全是死路一条。」
  「你可真奇怪,明明是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人你却要被迫那么费心思……」燕冉搂住宗离,在他耳边轻轻吹气。

  「是啊!等等!?」宗离突然站了起来:「现在什么时间?我手机呢?」
  「手机?我,记得好像掉在之前的地方了……」

  「完了!这是我第二次丢手机了,不说别的,我离开女帝那地方附近已经超过三个小时了,再不过去不行了!」宗离站起来穿上了衣服。

  「你要去哪?」燕冉也站起来问道。

  「燕冉……」宗离不想把燕冉也带出去,双手搭在她肩膀上:「你休息一下!」
  「啊?什……」燕冉突然被宗离一把按在床上,双手掰到后面,强扣成「W 」型用胶带缠住了手腕并且用胶带在燕冉胳膊和身上来回围了几圈。

  「你干什么呢?快放开我!」燕冉一边挣扎着,宗离把一团柔软的纱布塞进了她的嘴里,用胶布封住,然后将她双脚也用绷带捆住,把每一根手指都用医用胶布固定好后,拉起她并住捆在一起的双脚,强制弯到她后背,几乎要拉成一个圆圈,然后用一根纱布捆住了燕冉的脖子和脚腕,让她侧躺在床上,脖子的纱布固定在了床头上。

  「暂时你先别和我一起出去,委屈你一下,你先在这里呆着吧!等我找到我那几个朋友以后我再来接你。」宗离穿上了外衣,然后走出去关上了门。

  「宗离!你这个混蛋!我要把你给打死!」燕冉想骂,但是因为嘴里被软绵绵的纱布塞满,根本发不出声。

  「这次是,医用胶带,手指每一根都被绞住了……动不了。」燕冉动了动手指,白胶带已经凝成一块儿了,这样的话即便有刀片戒指也没法用。

  「脖子,好难受啊……」燕冉的脖子被吊在后背的脚腕死死拉紧,只要稍微一放松就会被勒住,因此只能尽可能绕双脚往自己后脑勺伸。如果不是燕冉长时间的培训让身体柔韧性强化了一些,现在可能已经窒息了。

  这时候,竟然有人把门打开了。

  「谁?」

  「我看到了什么好东西了?一个被捆成一团的美女?」进来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陪老弟来诊所看个人,没想到有这么大的收获,是吧?警花小姐?」
  「谁?竟然会知道我是……他怎么进来的?」燕冉大感不妙,用力去挣开身上的胶带,但怎么动都无济于事。

  「别费劲挣扎了,我可真好奇日飨君那货怎么会和你撞在一起,对了!你追查黑风岩的时候就和他有过交集了对吧?」他推了推眼睛,继续说:「知道我是怎么进来的吗?我在他关门的瞬间在门锁上射出了一块软胶,这样门关上以后不能自动锁上。」

  他把燕冉脖子和脚腕处的纱布剪断,将她身子翻了过来。

  「宗离那混蛋害我们锦鲤部被黑龙撤销,我要报复他。」然后解开了燕冉脚腕的胶带,改成脚腕交叉重新绞住。

  「就从你开始吧!燕语警官。」

  这人当然就是锦鲤部在那场战役唯一幸存的干部火螂子。

  「宗离你这个王八蛋!」燕冉一颗心完全沉下去了,没想到刚刚宗离为了保护自己把自己捆住,现在反而让火螂子趁虚而入。想到这里,燕冉很是不甘心,而此时火螂子已经脱下裤子,露出了胯下那根毒龙蟒。

  「是不是等不及了?警花小姐,我马上就能让你爽到极点。」火螂子撕开了燕冉的内裤,然后把滚烫发亮的龟头顶在燕冉的蜜穴口上下来回摩擦了几下。因为不久前燕冉和宗离也有过短时间的性爱,燕冉阴道里现在还是湿润的。

  火螂子按住燕冉的双腿,挺起腰,将那根饥渴难耐的巨蛇猛戳了进去。
  「呜?!……」子宫被突然闯入的巨棒瞬间贯穿,燕冉被这一下插得差点整个身子弹起来,但是想到自己竟然是以这种情形下被强奸的,心里很是崩溃。
  「哈啊!这就是女警的身体!我要肏死你这个骚货!」火螂子瞪着充满欲火的双眼,抱起燕冉被交叉捆住的大腿,继续猛力抽插了十来分钟。

  「不……呜!呜!要,要高潮了……」快感将燕冉推向了高潮。

  火螂子将沾满爱液的巨棒从燕冉泛滥成灾的下体抽出,然后将她屁股微微抬起,对准了她双丘之间的菊孔。

  「等等,莫非他要!……」正当燕冉满面惊异的时候,火螂子已经掰开燕冉的双臀,将腰一挺,将胯下那根毒龙蟒齐根钻入。

  「呜呜呜……」

  (待续……)

  感谢各位支持《云川争霸》的网友朋友,接下来我也会照常更新,不过过段时间可能就要更新得比较晚了。云川争霸其实在这边也是部小众作品,各位能路过看看我已经很欣慰了,希望大家多提些宝贵意见。由于各方面要素,现在云川争霸的剧情和我最初想的大时间线有些不同,我希望接下来能够在剧情发展相对合理的情形下展开。另外谢谢路过的网友和群里的朋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