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双鹤】【作者:gw15031158337】
【双鹤】【作者:gw15031158337】
字数:51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缕阳光从窗纱的缝隙间泄进房间中,正好照在少女的脸上,让她从睡梦中渐渐清醒过来。

  「嗯……」慵懒的从床上直起身伸着懒腰,本就仅是挂在身上的轻薄睡衣顺势从白皙的肌肤上滑落下来,一头顺滑的银发如丝纱般若隐若现遮盖着少女美丽的身段。可能是感觉到凉意,她蜷缩到被褥中,整理了一下身上勉强挂着的衣物,这才慢慢的从床上离开。摇摇晃晃的走进卫生间洗漱,当她走出来的时候,刚才迷迷糊糊的可爱形象变成了挂着温柔微笑的婉约淑女,更显得魅力十足。

  这时,她好像想起什么似得,走到房间角落的一扇门前,轻轻推开,温柔的说着「早上好啊~瑞鹤,晚上休息的还好吗?」

  「唔~嗯……哈…哈……」回应她的是含糊不清的呻吟,不足5平米的狭小屋子里,一个形状奇怪的木架(舰少- 神秘装饰之一,不知道的好孩子不要查)上束缚着一位纤细少女。她的四肢被皮质镣铐捆绑着,木架旁散落着很多空的注射器,娇小的酥乳罩着两只同样小号吸乳器,它们虽然还在奋力工作着,可是少女不甚丰满的乳房已经没法再榨取出什么了,下身一架嗡嗡作响的机器马力十足的转动着轴承,把两根粗大的仿制阳具往复着,快速的在少女身下两洞中抽动着。
  更让人惊讶的是,少女蜜穴上方出现了一个本不该出现的东西,这根突兀的阳具甚至比插入她身体里的两根粗大玩具还要更加巨大,此时一条造型奇特的吸乳器紧紧包裹着少女的阳具,把正一股一股喷出的乳白色液体收集进下面的容器。每一次喷射都让少女全身颤抖不止,香汗淋漓,她的脸上挂着已然崩坏的表情,无神的眼睛茫然的望着屋顶,两股黑亮马尾垂在头两侧,伴随着主人的颤抖摇晃着。

  屋里这幅景象让拉开门扇的银发少女满脸红润的磨蹭着双腿,清亮的液体顺着她修长的双腿,慢慢渗到晶莹的脚趾上,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搓揉自己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抠弄着身下的肉缝。不一会,银发少女低鸣着跪倒在地,上身仰躺着,淡白色的淫液从蜜穴流出,浑身颤抖着,发出和木架上少女一样的呻吟声……

  当自己还沉浸在快感中时,下身和双乳的机器慢慢的停了下来,大脑还因为一夜的淫乱而茫然的瑞鹤眼罩被突然揭开,光线让她下意识的眯起了眼睛。这时,身边的人轻轻梳理着她的前发,温和的说到「早安,瑞鹤,感觉还好吗?」
  慢慢适应光线睁开眼睛的黑发女孩对着眼前的白发少女虚弱的笑了笑,欢快的说「早安啊翔鹤姐,这一晚棒极了!」

  身上的束缚一件件打开,恢复上半身自由的瑞鹤就抱住她的你姐姐撒着娇,而被妹妹抱住的翔鹤只好暂时放弃解开她双腿上的皮带,轻轻拍打着妹妹的脊背让她松开自己。真是的,闹了一晚还这么精神……正当这时瑞鹤狡黠一笑,把翔鹤往身上一拉,使她趴在自己身上,然后一拍架子上的开关,刚好把翔鹤双手锁在了两个卡扣里。

  「唉!」这时候双手被束,和自己妹妹脸对脸在一起的翔鹤才后知后觉的惊叫了一声,然后气愤的说「快放开我啊!瑞鹤你要干……呜呜呜!」抗议的话给没说完就被自己妹妹用性感的小嘴堵住了,刚想把头挪开时,一只手按住了自己的后脑,唇边的香舌也伸进了自己嘴里搅动着,同时,腰肢也被温柔的抚摸着一根巨大的肉棒磨蹭着自己光滑的大腿。在这番激烈的挑逗下,不一会儿,挣扎的翔鹤就败下阵来,沉迷于瑞鹤的魔爪中不能自拔了。

  感觉到自己姐姐不再反抗后,瑞鹤更加过分了起来:双手不再满足于姐姐纤细的脖颈和柔软的小脑袋,而是把手伸向她下身的雏菊磨蹭着,另一只手也不再轻柔的抚摸那光滑的脊背,反而强硬的搂紧了苗条的腰肢,自己巨大的阴茎粗暴的插进翔鹤的蜜壶,毫不理会自家姐姐被堵在嘴里的痛苦呻吟,一下下耸动着胯部虽然双脚还被束缚者,但是这紧致触感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她已经顾不上这些小小的不便了。

  这时,机器的嗡嗡声让沉醉不已的翔鹤脑子一下清醒了:瑞鹤这孩子才不会只是想做爱才铐住我!一定又有什么鬼点子才对!一想到以前妹妹的鬼主意,平日温柔的翔鹤狠狠地咬了一下在自己嘴里搅动的舌头「呃啊!疼死了!!」接着趁着她惨叫的功夫猛的加紧双腿,让那根巨大的阴茎寸步难行后,恶狠狠的(自以为)盯着自家妹妹质问到「说!又在想什么鬼点子!要是不说的话,我就…」说到这她阴揣揣的一笑「就夹断你的宝贝!」说着就用双腿死死盘着瑞鹤的蜂腰,倾斜着身子,一副马上歪过去的动作。

  「不要啊!翔鹤姐!那还不如杀了我!」天不怕地不怕的瑞鹤哀嚎着,不过看着自己姐姐一脸严肃,知道蒙混过关是不可能了的瑞鹤,用下巴向脚的方向点了点,不解的翔鹤扭头顺着妹妹的提示的方向看去…………两根金属杆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两人身下木架的后边,灯光照射下尖锥看的翔鹤一头黑线…这不是穿刺杆吗?…这死丫头从哪搞到这些玩意的?

  看着自家姐姐一脸不善的看着自己,刚才还吓得哆哆嗦嗦的黑发女孩好像恶作剧般把一个小小的遥控器在翔鹤面前晃了晃,按下了上面的一个按钮,随手扔到了一边,然后双手抱住了发愣的白发少女,用舌头舔了下她的耳垂,诱惑般的低喃到「翔鹤姐啊,陪我玩个游戏吧~ 」一边说一边再次抽插了起来。

  「呜嘎~ 」被突然袭击的翔鹤浑身一软趴在了瑞鹤的身上,两人现在双乳挤在一起,脸和脸就这么磨蹭着,更别提水乳交融的下体了,听者被齿轮和轴承带动的穿刺杆一点点靠近自己的下体,翔鹤紧张的全身僵硬,而瑞鹤用双手紧紧环抱着她,还时不时抬起头看一眼穿刺杆的方向好调整两人身体的角度,同时下体肉棒的抽查丝毫不受影响,好像那根马上就要刺穿自己的金属杆不存在一样疯狂的在自己姐姐的蜜穴里搅动着。

  「快…快让它停下来啊……哈……哈…」任凭翔鹤怎么挣扎反抗,瑞鹤都死死的抱着她,一边耸动着下体,一边安慰着慌乱的姐姐「嘎……没事的,翔…翔鹤姐…哈~ 哈~ 除…除了一开始,都…都…唔~ 要…要来了~ 」「什么要来了…
啊!」

  一股凉意顺着自己的后庭传遍了全身……阴道的炙热感与菊穴的冰凉让翔鹤一个恍惚,然后快感就止不住的席卷而来,让她脑中紧绷的那根弦断了「啊!啊啊啊啊~ 」高潮使她毫无意识的尖叫着,而下意识夹紧的阴道让她身下的瑞鹤一触即发。其实,穿刺杆最早探进的是瑞鹤的阴道,凭着毅力才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可是在翔鹤蜜穴超乎想象的紧缩中的肉棒,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呃!」

  「啊!」

  一股疼痛感让两人从快感的温床中清醒了过来。缓慢前进的穿刺杆分别刺穿了直肠和子宫底,这时候再怎么挣扎也没有意义了,之前还拼命扭动的翔鹤放弃了一般,安静的趴在瑞鹤身上一边呻吟喘息,一边享受着最后一点时间的抚慰。快感并未像往常一样慢慢离去,而是随着穿刺杆在身体里一点点前进而累计着,唔…膀胱大概是破了,尿液不受控制的顺着尿道流淌着,盘绕着的肠道被向上移动的穿刺杆摩擦着也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感。刚刚经过的高潮还未完全褪去,下身被肉棒填满的蜜穴却又开始了高潮前的酸痒,真是的…都到这时候了还戳个不停,真是一点都不知道体谅姐姐我啊,瑞鹤……当她把责备中饱含着春意的目光落在自己妹妹身上时,却又被深深的吸引了:好美啊………

  瑞鹤处于一个很奇妙的情况下,那根锋利的穿刺杆毫无停顿的刺穿她的子宫后一点点的向着她的口腔移动着,其中被逐一戳穿或是顶开的内脏已经让黑发女孩产生了内出血,下身的肉棒仿佛察觉到主人的生命正在慢慢逝去,人类留下基因延续的本能冲动让它更加的敏感,一直未曾停下的抽插带给濒死状态下瑞鹤的不仅是平日不曾体验到的快感,还有每一次抽动都会让内脏被坚定前进的穿刺杆搅碎的奇怪受虐欲。所以,哪怕她口中已经涌出了鲜血,每一次咳嗽都会带出内脏的碎块,瑞鹤都没有停止下身的运动,带着痴迷的笑容一点点享受着自己被破坏的快感,并等待着在这之上绝顶高潮的到来。

  感觉到穿刺杆和高潮都越来越接近,翔鹤越发躁动了起来,她看着身下的妹妹,挪动着因为内出血而已经虚弱不堪的身体,好像猫咪撒娇般啄吻着瑞鹤的唇瓣,一点点把舌头主动探进她的嘴里与另一端的丁香纠缠着,双乳也磨蹭着妹妹相比稚嫩的多的酥胸,感觉到下身的抽动越来越慢,知道瑞鹤已经没有什么体力的翔鹤,善解人意的配合着她动了起来,虽然每动一下都会感觉内脏被拉扯的疼痛,但是高潮在即,什么都是可以无视的了。

  同样感觉到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的瑞鹤,索性也不在顾忌,她随手按动了架子旁的开关,「咔嚓X4」固定两人的皮带与锁铐解除了,获得解放的翔鹤立刻抱住了她的头,两人深情的拥吻着,瑞鹤用双手抱住她的脊背,双腿也盘在姐姐的腰肢上,这让两人身体贴的更加紧密,当穿刺杆穿过胃腔进入气管时,两人都知道她们是时间到了,依依不舍的分开嘴唇,瑞鹤脸色惨白的微笑的看着姐姐,然后仰起头张开了嘴,随着夹杂着内脏碎块的咳嗽,染血的穿刺杆从她的樱唇里探出了头,强烈的刺激使得之前一直没有射精的肉棒再也控制不住,一股浓烈的白浊猛烈的射进翔鹤的体内,而同样已经临近高潮的她也顺势颤抖着喷出了阴精,,巨大的快感让平日文雅的翔鹤发出放浪的淫叫「啊~ 呀啊啊~ !」

  当她忍不住挺起身子宣泄高潮的余韵时………「嘎啊!」一声惨叫发了出来。穿刺杆刚好到达胸腔顶端,而本来会平躺着享受最后一段别有味道的『抽插』的翔鹤却因为绝顶的快感忘记了穿刺杆的存在,透胸而出的尖锥让沉浸在快感中的白发少女一时有些迷茫,这是什么………为什么会………

  两根到达位置的穿刺杆按照程序慢慢的缩回,完美穿刺的瑞鹤,与出了小差错的翔鹤没有了支撑而倒在了一起。巨大的出血量让两人的生命快速消逝着,她们互相拥抱,因为失血而带来的失温使这对姐妹不停地打着寒颤,可是两人苍白的脸上却带着笑意,仿佛刚刚做了什么有趣的游戏。翔鹤丰满的双乳中央被穿出的孔洞涌出黑红的血液,瑞鹤之前粗大的阴茎因为主人的虚弱已经缩成可怜的一小节,两人刚才被穿刺而过的阴道与菊门这时不停地淌出血液和碎肉,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来,但是她们已经『没救』了,等待两姐妹的只是必然而痛苦的死亡。
  然而两人毫不在意,挣扎着把妹妹抱进怀里,翔鹤低喃着哼唱着助眠的歌曲,瑞鹤也用最后一丝力气用双臂环这姐姐的细腰,用舌头舔舐着眼前的乳晕,使得本就虚弱的歌声掺杂进细细的呻吟声。

  察觉到大限将至,两人对视了一眼,轻轻一笑,然后蜻蜓点水般的吻了一下对方,更加用力的抱在一起………

  「瑞凤………什么时候才能来啊……翔鹤姐……」

  「咳咳…算算时间的话…大概10点左右……咳咳……就会来『处理』我们吧…」

  「还要好久啊………我先睡了…晚安……翔鹤……姐……」

  「真是的……说睡就睡了……咳咳…那我也…休息…下…好……了………」
  渐渐地,两人微弱的呼吸声也从这间屋子中消失了……

              镇守府-船坞

  「呼啊~ 活过来了~ 」瑞鹤在修复渠的热水里欢快的打着滚,在一旁,她的姐姐正微笑着和池边娇小舰娘聊着天「每次都麻烦你了,瑞凤。」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用手划过脖颈已经恢复如初的雪白肌肤。谁能想到两姐妹几小时前才被砍掉脑袋,身体拿去烧烤,而现在却又完好无损的享受热水呢?

  「哪里的话,太客气了,翔鹤姐」瑞凤一边说着,一边帮池中的白发少女揉捏着肩膀「刚才在烧烤瑞鹤姐的时候,我把『这个』已经取出来了,给您」说着,瑞风从垮裤中翻出一颗还在轻轻蠕动的肉球,仔细看就会发现,它很像是一颗大号的睾丸。翔鹤接过后瞄了一眼自家妹妹好像马上要扑上来抢走的架势,吐了吐舌头,丢进了自己嘴里。

  「哎!翔鹤姐怎么可以这样呢!」瑞鹤大声地抗议着,可是看着好像也没什么别的法子,只好悻悻的继续趴在池边闹着别扭。这时,翔鹤向瑞凤招着手,示意她靠过来,不明所以下,她凑到白发少女的身边,然后翔鹤坏笑着把她拉进水里,一手挑起她的下巴,一手抱着她的细腰,深深地吻了上去。

  「呜呜?呜呜!」瑞凤顶着瑞鹤一脸饥渴羡慕的表情被足足吻了几分钟才被放开,然后满脸通红的瑞凤并没有第一时间抗议,而是慌乱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和胯下,一脸崩溃的哀嚎着「翔鹤姐!太过分了!」而这时,恶作剧成功的翔鹤三下两下扒光了泫然欲泣的瑞凤,一脸妩媚的贴了上去抚摸着她娇小的乳房,还有胯下正在一点点从无到有长出来的巨大肉棒「哎呀~ 想不到长了这个更可爱了~瑞凤酱」之前趴在池边生闷气的瑞鹤也凑过来上下其手着「切切,我也只试过翔鹤姐的,瑞凤要来尝尝姐姐我的味道吗~ 哈哈~ 」

  感觉晚饭时间差不多了的翔鹤制止了瑞鹤的胡来,让瑞凤去准备晚餐,当她要离开船坞的时候却又被叫住了。

  「瑞凤」翔鹤的声音让瑞凤不解的回头望着一脸奇怪笑容的白发少女,只见她右手伸出一根食指,在左手食指和大拇指套起的圈里时进时出,然后脸颊微红的说道「晚上我在宿舍等你哦~ 和瑞鹤一起,明天就由咱们俩来做『主菜』吧~ 」

  「嗯………」听到这隐晦的『邀请』瑞凤瞬间明白了,她磨蹭着刚刚长出来的肉棒和后面的蜜穴,羞答答的做出让自己仰慕的前辈满意的答复就匆匆跑了出去,毕竟再晚一秒可能胯下的蜜汁都有可能滴落到地上,那就太丢人了不是吗?本帖最近评分记录